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定定的看了简南一会,他已经是居家打扮,皱巴巴的灰色t恤皱巴巴的长裤,脚上踩着一双随处可见的黑色拖鞋,戴上了黑框眼镜。

  毫无防备的,傻乎乎的。

  这个人活在和她完全不同的世界里,这个人活在秩序里。

  阿蛮冲他点点头,算是回应他那句莫名其妙的早。

  算了,受了伤奔波了一天背后缝合的伤口感觉都已经裂开的阿蛮面无表情的爬上阁楼。

  先休息一晚,明天再换地方吧。

  她太累了,所以没注意到三楼这个傻乎乎的男人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呆,挠挠头,还咕哝了两句。

  简南非常在意阿蛮脖子上的抓伤。

  从她打开兽医院后门进来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在意,一整天下来,这个伤口在他面前晃了三次。

  三次,他都放任这个伤口从他眼前飘过去,他告诉自己对方是人,他是兽医,他可以捡到路边的小猫小狗帮它们清理伤口,但是人不可以。

  可是,简南使劲挠头。

  现在是第四次。

  而且,他和戈麦斯不一样,他有护理学学士学位,给人类护理的那一种,当初不想那么快毕业随便修的学位。

  简南探头,阁楼的门缝里透出灯光,这个背着平安符的中国女孩还没睡,他还能听到她在阁楼上走动的声音。

  夜晚是人类自制力最薄弱的时候,黑夜会放大人类的自我意识。

  简南一边嘀咕一边上楼,一脸自我厌弃的敲开了阿蛮的房门。

  阿蛮:“???”

  凌晨三点钟,这个人为什么要用这种表情敲她的门?

  简南抱着手里的医药箱。

  他没控制住,他敲了门,接下来他要请求一个只见了几次面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他能不能帮她处理伤口?因为他有病,如果任凭她的伤口这样下去,他会睡不着,会一整天想着,会浑身不舒服。

  然后,他会被当面甩上门。

  像过去每一次他发神经一样,这个世界上又多一个觉得他不正常的人。

  “抓伤不是小伤。”这句话简南几乎是闭着眼睛说的,语速极快,“因为你并不知道抓伤你的东西携带了什么病毒,如果没有及时消毒清理,会引起发炎灌脓,严重一点的甚至有可能会感染上病毒,各种类型的败血症,甚至休克、死于肾脏衰竭、心内膜炎、脑膜炎……”

  “我自己抓的。”阿蛮打断简南的滔滔不绝。

  “啊?”闭着眼睛等着对方把门板拍在他脸上的简南因为这个回答睁开了眼,张着嘴。

  更呆了。

  阿蛮往前走了一步,对着简南的脸挥了一拳,堪堪停在简南的下巴边缘:“我这样挥拳过去的时候,对方右手想要打我的脖子。”

  她左手抓住简南的右手,放在她脖子旁。

  “我为了格开他的手,也伸出了左手,躲避的时候大拇指刮到这里。”她伸着脖子,大拇指对着她的抓伤伤口,正好对的上,完整的一条。

  简南的脸在阿蛮的拳头下:“……哦。”

  “我手挺干净的,在那之前也没接触过什么东西,身体也健康。”阿蛮演示完就后退一步放下手,“所以应该不会得你说的那些玩意儿。”

  虽然感染和手挺干净没有直接关系,但是简南看了一眼阿蛮收回去的拳头,只能讪讪的继续点头:“……哦。”

  阿蛮没有再说话。

  简南也没有再说话。

  阿蛮的拳头很快,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觉得一阵风刮过,拳头就已经在他下巴这里了。

  他脑子木木的,心里想,这个女孩也挺奇怪的。

  半夜三点钟,跟他解释格斗术,也没有当着他的面甩上门。

  “我……叫简南。”他开始自我介绍。

  “我姓简,在百家姓里排382位。”他习惯性的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解释自己的奇怪的姓氏。

  解释完之后觉得似乎有点多余,于是就又不说话了。

  “我叫阿蛮。”阿蛮站在门口,一边觉得荒谬一边继续对话,“我没有姓。”

  简南抬头看了阿蛮一眼。

  真奇怪,她还是没有甩门。

  简南再一次在心里面告诫自己,黑夜会放大人类的自我意识。

  “我有药。”阿蛮一直没有关门的举动让简南越来越放纵,“可以消毒的,给人的伤口用的药。”

  “……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阿蛮学着简南刚才傻乎乎的语气。

  她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耐心和闲情逸致,他们现在的对话每一个字都很荒谬,但是她并没有关门的想法。

  她其实在简南抱着那个医药箱跟她扯掰抓伤会有哪些死法的时候就已经大概猜到这个人半夜三更敲门是为了什么了。

  她并不惊讶,从第一眼见面开始,他就一直盯着她脖子上的伤口,目不转睛的那一种,被人盯着总是不太舒服,但她对他的印象倒并不算太坏,就像莎玛说的,怪人,但是人不坏。

  这个怪人也知道自己怪,所以说话小心翼翼,绕着圈子,绕远了又不知道应该怎么绕回来。

  “我……”简南终于在沉默里下定了决心,彻底臣服于他的自我意识,抱着医药箱往前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