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知道,聚众闹事容易失控。

  污言秽语、砸在防暴栅栏上的铁棍敲击声、躲在前台桌子后面瑟瑟发抖的护士们,都会让来闹事的壮汉们越来越兴奋。

  再加上一直站在原地老僧入定的简南在这一片混乱中突然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往医院里面冲,跑的时候腿还撞到了前台的桌子,哪怕在如此嘈杂的环境里,都能听到咚得一声。

  闹事的人群在哄笑,场面越来越失控。

  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只能靠武力解决。

  阿蛮叹气,拉开了戈麦斯拽着她袖子的手。

  “再等等。”戈麦斯额头和手心都有汗,眼睛却出奇的亮。

  他也看得出场面就快要失控,尽早让阿蛮到医院门外把事情解决,可以把医院的损失降到最小。

  但是……

  简南刚才摆弄死鸡的动作,他检查的那几个部位,还有他昨天发现的那只鸽子……

  如果是真的,那么费利兽医院就有机会可以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期不依靠贝托也不依靠新势力,独自撑下去。

  “再等等。”戈麦斯用力抓着阿蛮的衣服。

  赌一次。

  因为这个被老友硬塞给他的古古怪怪的年轻人,垂垂老矣的他居然也有了年轻人才有的冲动。

  ***

  跑到库房的简南很快又跑了回来。

  因为刚才被前台桌撞着的腿还在痛,所以他跑起来跌跌撞撞,个子高人瘦再加上四肢修长,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商场门口手舞足蹈的充|气|娃娃。

  防暴栅栏外的壮汉们笑得更加大声了。

  阿蛮看着他把两张巴掌大小的东西分别递给莎玛和切拉,然后急急忙忙的又打算跑回防暴栅栏,经过院长办公室的走廊,他眼角瞥到站在走廊里的院长戈麦斯和阿蛮,愣了一下。

  阿蛮觉得,他那一刻藏在口罩后的表情是很纠结的,像是在纠结自己到底要不要绕远路跑过来。

  而且起码纠结了三秒钟才气喘吁吁的跑到他们面前掏了半天才掏出一张巴掌大小的东西。

  阿蛮发现他又露出了纠结的表情。

  他先把手里捏着的那张东西递给了戈麦斯。

  然后他看向阿蛮。

  阿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个……”他对着阿蛮说的居然是中文,“口罩……不够了。”

  他没想到戈麦斯从后门进出的客人也会堂而皇之的站在这里,所以没拿……

  再跑回库房来回一趟起码五十米,他会体力透支……

  阿蛮挑眉。

  “用这个……遮住嘴和鼻子。”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阿蛮,在自己的脸上比画了一下。

  比画完还紧了紧自己脸上的口罩,那架势像是生怕阿蛮抢走他脸上的口罩一样。

  阿蛮:“……”

  这人的中文说的很好听,但是行为实在是欠揍。

  而且他紧好口罩之后就盯着戈麦斯和她,表情很严肃,眼神很认真。

  戈麦斯像是知道简南想要做什么,很合作的戴好了口罩。

  阿蛮嫌弃的拆开了纸巾,翘着兰花指抽出一张遮住嘴。

  简南皱眉,指指鼻子。

  阿蛮维持着嫌弃的表情,把纸巾往鼻子上拉了拉。

  简南终于满意了,用商场门口充|气|娃|娃的姿势重新跑到防暴栅栏边上,摁下了门口墙壁上方的橙色按钮。

  一声警报之后,天花板上的消毒喷头开始启动,整个大厅瞬间就变得雾气腾腾。

  阿蛮脸上贴着纸巾面无表情的站在消毒喷雾里,生平第一次有了不收钱也想打人的冲动。

  喷雾里是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阿蛮在雾气里看到简南站在按钮下面喘了几口大气,揉了揉腿,重新站到了防暴栅栏面前。

  他的背影在雾气里很瘦,四肢仍然不协调,笨拙的、很不帅气,喘息的声音大到隔着一两米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门外忙着砸门的壮汉们举着铁棍子定格,因为不知道这突然喷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捂着鼻子手忙脚乱的开始不清不楚的咒骂。

  “这鸡得的是传染病,瘟疫。”简南捡起了地上的鸡尸体,鸡毛纷飞的雾气中,阿蛮注意到他在这百忙之中居然重新换了一双消毒手套。

  所有人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喷雾忙着捂嘴捂鼻,所以他这句话大家都听得非常清楚。

  门外的壮汉们举着铁棍子捂着鼻子,一同看向简南。

  很瘦很高的简南站在消毒喷雾里,口罩遮住了大半边脸,一动不动举着鸡。

  举止很怪异,但却莫名的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几只鸡尸体上都沾染了黄绿色的粪便,头颈扭曲,鸡冠和肉髯发紫,口腔内有黏液,味道酸臭。”简南一边说,一边对着壮汉们摆弄鸡,“面部肿胀,食道嗉囔里有积液和气体。”

  他虽然西语发音有口音,但是胜在吐字清晰,像现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