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凌晨五点,夜幕变成了纯黑,喧闹的城市彻底安静了,简南家客厅里连时钟的滴答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又到了人类意志力最薄弱的时间。

  这是他们两个认识了快一个月聊的最多的一次,聊到最后,他甚至觉得他们有一丝很微妙的相似,就像是茶几上那两个一模一样却有万千可能的白色马克杯。

  所以简南就有些刹不住车。

  “我来切市是为了戈麦斯主导的一个动物传染病研究项目,项目不大,但是里面有我这两年主攻的蓝舌病,所以教授推荐了我。”

  “你经常出入费利兽医院,应该也看出来了,戈麦斯申请的这个项目其实做得零零散散的,项目经费下来的很慢,戈麦斯自己也并不怎么上心,我来这里做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兽医院的事情,和项目没有什么关系。”

  这些话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哪怕一直以来他最最信赖的谢教授,他也没有提过。

  “我算是被教授随便找了个理由丢过来改造的,工作签证是半年,半年以后传染病项目如果没有什么进展,我的签证应该也就到期了。”

  他来的时候以为自己待不满六个月,等谢教授把事情查清楚,最多两个月,他就能够回国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六个月之后,谢教授估计会再给他找个项目,随便塞到什么地方。

  皮球一样。

  他已经来了快三个月,一半时间过去了。

  “其实这次的伪鸡瘟并不是偶然发现的,来切市之后我做的最多的动物手术就是给各种雄性动物去势,工作多而且杂,每天能留给我做实验的时间很少,戈麦斯更是基本不提传染病项目的事。”

  “所以我急了。”

  “最先发现感染伪鸡瘟的禽类是一只鸽子,我每天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会到兽医院屋顶平台上写工作日记,那里每周二周三都会有一只花色很特别的灰色鸽子经过天台,天台上有喂鸟用的器皿,它每次飞过的时候都会在器皿前停顿一下然后继续飞。”

  想吃,但是不吃。

  他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把自己写工作日记的地点固定到了天台上。

  “后来有一天我发现它飞的姿势不对劲,羽毛松散,脑袋向一边歪斜。第二天飞过来的时候,我就直接用网兜把它给抓下来了。”

  “这样做其实是会被投诉,这鸽子明显是有人养着并且定期训练的,但是我觉得它的症状太像伪鸡瘟,所以就没有控制住。”

  “那天晚上到血湖也一样。”

  “国际兽疫局派过来的专家负责人不止一次告诉我,这次伪鸡瘟已经初步控制住了,周围的病鸡都查出了感染路径,灭杀、消毒、防疫已经做到位了,并且一周之内都没有再出现过新增病例。”

  “血湖这个地方是国际组织需要拿到通行证才能进去的边境禁区,地形复杂安全性很难保证,在一直没有出现新的未知路径的感染病例的前提下,确实没有非得进去的必要。”

  “所以去血湖,我也是背着他们去的。”

  “在血湖发现了伪鸡瘟病原体样本,还发现了好几个曾经在切市出现过的动物传染病样本,国际兽疫局的人有了必须要进去的理由,这个结果,并不是所有人都想要的。”

  本来兽疫局专家团队来的时候还有几个不是特别清楚他历史的人会和他打招呼,血湖之后,基本就没有了。

  “但是这个结果,确实就是我想要的。”

  “伪鸡瘟的疫情因为发现的早,现在已经控制住了,只要做好消毒,今后的家禽都接种疫苗,监控三个月之后就可以结束了。”

  “但是血湖还有很多其他的病毒,它的生态破坏得太厉害了,如果继续恶化下去,不单单只是血湖这个地方不适合人居住,它的污染会蔓延,血湖附近会从湿地变沼泽最后变成毒沼,里面的动物如果能够存活下来身上会携带的病毒数量将会非常可观。”

  “那个地方,会变成一个随时会扩散的病毒源。”

  “所以戈麦斯那个项目的优先级被调高,几个本来打算做完伪鸡瘟就回本部的兽疫局的专家也被留了下来,我们这两天正在做计划,这个项目持续时间会很久,除了国际兽疫局,还会有其他领域的专家介入,我们会采集病毒样本,采集环境数据,确定这个区域是否需要封锁成无人区,最后配合当地制定完整的修复计划。”

  “国际组织主导,项目已经立项了,不管贝托同不同意,这项目都会进行下去。”

  国际组织介入的项目,国家和地区都必须根据公约配合,因为上升到联合国,通常都是全人类的事。

  ”我在知道贝托是什么人之后就担心过以后进血湖的阻力,现在这个担心变成了现实,他或许阻止不了项目,但是破坏进度甚至造成人员伤亡,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毕竟牵涉到了利益,实际到了执行的时候,当地居民的抗议、破坏、甚至暴力冲突,也是这类国际项目经常会遇到的问题。

  “所以今天晚上贝托来了之后,我终于确定了之前就一直在考虑的办法。”简南看着阿蛮,“我会去申请做这个项目在切市的协调负责人。”

  “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