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贝托最终还是走了。

  今天晚上他确实不打算杀人,骨髓移植假死成功,他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

  今天晚上的事,本来是他所有待办事项里面最简单的。

  他没想到这两个人都那么不怕死,阿蛮也就罢了,那个一辈子都在学校和实验室里的简南,对着枪口居然能嘲笑出声,这是他真的没想到的。

  所以他走了,宣布两人从此以后是他的敌人之后,他悻悻然的离开了。

  留下了阿蛮和简南,简南怀里甚至还抱着刚才上楼的时候抱着的电灯泡。

  “你,怎么回事?”阿蛮语气不善。

  差一点点,差一点点他就真的把贝托这个疯子的疯性逼出来了。

  一个正常人,为什么会那么不怕死!

  “我们去楼下说。”简南起身,怀里还抱着灯泡。

  他本来只是想帮她修电灯的,他觉得最近不安全,亮一点总是能有点安全感。

  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这间阁楼只是一间安全屋。

  他终于明白这些天下来他一直觉得阿蛮住的地方古怪的色彩斑斓是为了什么,这是一间安全屋,所有的摆设都是精心布置过的,所有的地方都有摄像头,没有死角。

  这女孩在这样的安全屋里住了快一个月,用一次性碗筷,用桶装水,每天还悠悠然的哼歌、用便捷酒精炉灶做饭。

  “去楼下说。”他又重复了一遍,率先走出了门。

  背影看起来有一点点别扭。

  “你认识贝托?”一肚子疑问,阿蛮先挑了个最容易问的。“你知道贝托为什么会出现?”

  贝托找她不是从她这里下手的,而是通过简南,这就能够说得通了。

  但是简南看到贝托的时候也一点都不意外,这她就想不通了。

  他似乎很早就已经知道她这段时间不安的原因。

  她疑惑,并且有点不爽。

  他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简南先给阿蛮倒了一杯水。

  和之前她在他家里吹空调吃饭用的一次性杯子不同,他把家里堆积如山的包裹拆了一个,拿出了里面纯白色的马克杯,洗过烫了一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那一堆的包裹全是马克杯?”阿蛮惊了,注意点也歪了。

  贝托把三块鳄鱼皮都藏在马克杯里了?

  “不是。”简南还是有点别扭,回答问题的时候字都少了。

  不过字虽然少,意思倒是仍然表达的很清楚:“我知道贝托每个月会向费利兽医院收保护费,我也知道他是做血湖偷猎起家的,你这两天又特别关注血湖有关的新闻。”

  三条线索,串起来并不难,尤其是简南这种智商的。

  阿蛮抱着水杯抿了一口水。

  这个人纯良个屁,这几天她试探他的问题,她每次听到血湖新闻就失去食欲的样子他都看在眼里,他也知道原因。

  可他就是憋着不说。

  “我不说是因为我也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简南又补充了一句。

  像有读心术一样。

  阿蛮又抿了一口水。

  她在回想简南一开始的样子,其实也不过一个月没到的时间。

  他那时候还挺拘谨,送药的时候小心翼翼说很多莫名其妙的话来缓解不安,就算是在血湖,他在说那句把偷猎当成动物世界的观点之前,他也犹豫了很久。

  那时候的他,还会担心她把他当怪人。

  一个月时间。

  他们两个都不是好奇心特别旺盛的人,没有过问对方私生活的习惯,但是,到底还是熟悉了。

  “贝托说的鳄鱼皮是怎么回事?”第二个问题,她仍然挑了个容易问的。

  “我不清楚。”简南蹲在他家里堆积如山的包裹前,微皱着眉。

  “你这些包裹又是怎么回事?”所有之前完全不好奇的事情,经过这个晚上之后,都变成了想要知道的。

  “来之前整理好从国内寄过来的。”简南开始翻动包裹,“我有些怪癖……”

  他非常难得的卡了壳,没有说下去。

  阿蛮抱着水杯把头放在沙发扶手上,歪着头。

  “如果是把鳄鱼皮藏在包裹里……”简南改成了喃喃自语,“应该选我到了这里以后不会马上拆的包裹。”

  他开始有选择的找包裹。

  “为什么不拆?”阿蛮简直变成了好奇宝宝。

  从“你怎么回事这个问题”之后,她觉得简南这个人身上全是问号。

  他们都变成了贝托的敌人,她不喜欢问号。

  “有些包裹上有时间戳。”简南找到了一堆方形的一模一样的包裹,开始一个个细细检查,“我到了时间才会拆。”

  阿蛮的头歪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因为她看到简南拆开了其中一个方形包裹,抽出了一个真空包装,里面是……一包……黑色的四角内|裤。

  阿蛮:“……”

  她能看的那么清楚是因为真空包装的人非常变态的把内|裤平摊了之后原样抽成真空,拿出来就是一叠很厚的,尺寸细节都非常清楚的黑色内裤。

  “你这……”还真的是怪癖。

  “我不喜欢穿用过的内裤,所以会把新买的内裤消毒烫好抽真空,一个星期一包。”简南的注意力都在包裹上,习惯性的有问必答。

  阿蛮:“……哦。”

  “这些包裹都是按照时间排好的,当初计划来墨西哥半年,所以准备了半年的量,一共二十七个包裹。”他蹲在包裹前喃喃自语,“如果不想我马上拆……”

  他抽出了最最下面的包裹,打开了真空包装的四角内裤。

  灰色的。

  阿蛮觉得颜色还不错。

  “那个包裹。”阿蛮从沙发边缘一翻身跃到简南旁边,抽出被压在角落的一个方形盒子。

  “我可以拆么?”她偏头问他。

  被突然出现的阿蛮吓了一跳的简南抱着内裤点点头。

  阿蛮没有简南那么精细,单手拿着包裹冲着盒子打了一拳,盒子瘪了,她徒手撕开了纸箱,里面的真空包装也一起撕破了。

  简南全程半伸着手想要帮忙,却始终无从下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