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觉得国际兽疫局的负责人有些眼熟。

  五十多岁, 花白头发络腮胡,戴眼镜, 简南介绍说可以叫他埃文。

  简南敲门进去后, 埃文抬起头第一眼看得不是简南,而是她。

  除了这一点, 其他的都很正常。

  简南提交了因为安全需要私聘私人保镖的书面申请, 省略了霰|弹|枪的过程。

  阿蛮提交了自己一早准备好的东西:简历、身份证明和保密合同。

  埃文没有马上看, 而是推了推眼镜, 站起来和阿蛮握了个手。

  “我见过你。”埃文笑着说, “你陪加西亚走魔鬼道的时候我在终点见过你。”

  “印象深刻。”埃文感叹。

  两三年前的事了, 当时阿蛮穿的也是这身行头, 脸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泥浆, 扛着一个比她人还大的水箱,手里还拽着几近虚脱的加西亚。

  阿蛮一怔,释然。

  加西亚是个地质学家, 她曾经陪他走过那段墨西哥著名的魔鬼路[1], 顶着接近五十摄氏度的高温,每天扛着十四公升的水走了数百公里的凶险小路,到终点的时候累得两眼发黑。

  她依稀记得在终点的那个人和她说了很多话, 只是她当时只顾着喝水什么都没说。

  “没想到简南居然能够请到你。”埃文还在感叹, 也有些疑惑,“我之前走魔鬼道的时候也想过找你,但是加西亚说你已经排不出档期了。”

  成功率九成的黑市保镖,守信用, 不会中途加价,保密合同做的也好,在墨西哥,阿蛮很抢手。

  “他就住在我楼下。”阿蛮一句话解决了埃文的疑惑。

  简南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

  埃文显然没有料到答案那么简单粗暴,微微一哂:“你在这方面经验丰富,法律文书做得向来专业,让简南把所有的文件扫描入库发邮件给我就行了,我直接提交给法务。”

  简南现在只是切市的项目协调人,私聘保镖这种事不走公账也只不过存个档而已,埃文乐得卖阿蛮一个人情。

  “另外还有一些事。”埃文看向简南,“你之前提交的鳄鱼样本里面确实查出了舌形虫[2],但是样本太少无法确定是否已经从宿主机体排出,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虫体标本。”

  “从你提供的样本看,不排除已经传播的可能性,得做好寻找传播路径查看附近村庄的准备。”

  简南点点头。

  “ndv的项目已经接近尾声,之前为了ndv过来的专家这一周都会陆陆续续的撤走,剩下的三个月的监控期我只会留下两个人,所以这个办公点很快就会清空直接接着做血湖的项目。”

  埃文顿了一下。

  他对简南的观感太复杂了。

  简南绝对是个好苗子,他的知识量和临床经验都非常丰富,远远超出了他现在的年龄。

  但是,无法合作。

  本来专家就容易谁都不服谁,好在有时候吵架吵上了头,发现自己越界了总是能收一点。

  怕就怕在,简南不吵架。

  他可以没完没了没完没了的和你一直据理力争,争到你心理防线全线崩溃,简南这边还拿着一堆的理论在等着你。

  最终结果当然大部分都是简南是对的,而和他争辩的对手往往已经心力憔悴怀疑人生。

  所以,没有人愿意和他组队。

  “参加血湖项目的团队,我们局里的专家只有一部分,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环境地质传染病数据模型和计算机的相关专家,兽医只会负责动物这一块。”

  “立项之前我们就已经聊过,这个项目国际兽疫局只负责前期,检测完血湖内的物种,公开所有检测到的病毒样本后,我们会根据数据情况决定之后还需不需要介入。”

  “血湖的环境改善最终肯定要回到墨西哥本土,专家们会在撤走之前提供方案。”

  “所以这个项目持续时间会非常久,各领域的专家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里,我们会采用小组轮换制。”

  终于说到了正题,埃文吸了一口气。

  “你在ndv项目中做出了很大贡献,血湖这个项目最终能够立项,也是因为你从血湖里带出来的样本,而且你又申请做了整个项目在切市的协调人,所以我一直希望你也能够和ndv一样,进入到项目中来。”

  埃文这一次停顿的时间有点久,最后一句话,说得异常艰难:“但是,没有人愿意和你组队。”

  阿蛮一怔,下意识看向简南。

  简南没什么表情,坐在凳子上的姿势非常标准,看起来像一尊木雕。

  埃文也没再说话,看得出他似乎是想再说点什么的,但是几次欲言又止之后,索性就闭上了嘴。

  ndv项目简南在里面承担了什么样的角色,阿蛮是大概知道的,最初抓到的那只鸽子、连续的早出晚归、冒着生命危险独闯血湖,简南几乎推动了一整个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