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或许是因为有人受伤,或许是因为最近火拼站队人心惶惶,那天晚上的偷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持续三波,第一波收网之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收拾装备,偷猎队伍三三两两的坐上卡车,轰隆隆的声音再次经过那棵墨西哥柏树,已经回树上的阿蛮和简南安静的蛰伏在树上,听着那些经过树下的偷猎人或小声或大声的讨论着最近的鸡瘟,讨论着鳄鱼皮的价格,讨论着贝托。

  血湖后面的屠宰场变得灯火通明,血湖在血色翻涌之后逐渐恢复平静,只有血湖入口还守着几个荷枪实弹的强壮大汉。

  “你弹弓玩得不错。”血湖的人都撤走了,阿蛮换了根枝头松快松快,伸了个懒腰,因为拍照任务圆满完成,她有些惬意的晃了晃凌空的脚。

  “没有很不错。”简南把手里一直拿着的弹弓重新放回包里,“我弹了很多次。”

  从那个人绕到灌木丛去上厕所开始,他就已经开始剥树皮,他坐的这一块地方树皮都被他抠得斑斑驳驳。

  阿蛮也看到了斑驳的树枝,笑了:“你剥树皮倒是没有强迫症。”

  把树枝剥得跟大花脸似的。

  “只能剥落皮层的树皮,其他皮层的树皮有韧皮部,会把树弄死。”简南拍拍这棵他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大柏树。

  他把这棵大树当成庇护所躲了那么久,他不能恩将仇报。

  这种时候,他又变回了那个纯良无害的兽医,连剥树皮都得考虑树的死活。

  阿蛮看着逐渐泛起雾气的血湖。

  “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她做保镖的时候除非对方是官方的或者安保方面比她还专业,要不然她很少会给别人选择题。

  但是简南有些特殊。

  刚才那样的情况,预警不仅仅只是需要勇气,弹弓万一弹到偷猎人就会暴露自己,通常情况下,失败一次,一般人就不会有勇气试第二次。

  但是简南试了,并且试了无数次。

  “入口处有三个带枪的守卫,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对讲机,我可以搞定他们三个人,但是有打草惊蛇的可能。”

  “今天现场没有买主,他们在屠宰场剥完皮应该就会全部撤离,估计还剩下一个小时。”阿蛮看了一眼手表,晚上十点。

  “现在虽然大部分人都进了屠宰场,但是这种地方能尽早出去总是好的,我可以现在就去把门口的守卫放倒,我们马上出去。”

  “或者,我们就在这树上再等一个小时,等他们全部撤离了再走。”

  她私心是想要在树上再多待一个小时的,毕竟她是溜进来偷拍的,被贝托发现就麻烦了。

  但是如果考虑简南的安全,确实是越早把他送出去越好,这个地方就算没有人,单纯的毒蛇猛兽也能随时要人性命,简南虽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柔弱,但是如果他现在是她的雇主,她一定早就把他打包送出这个鬼地方了。

  两个选择都有风险,送出去对她不利,留下来对简南不利。

  阿蛮想知道简南会做什么选择,在枝丫上晃动的脚也停了下来。

  简南看看血湖又看看阿蛮。

  “今天晚上如果没有遇到我,你直接出去是不是很方便?”简南规规矩矩的坐在树枝上,仰着头看着她。

  阿蛮刚才拍照的身手他是看到的,说飞檐走壁可能夸张了一点,但是确实,动作比一般人敏捷很多,跳得高跑得快,而且几乎没有声音。

  如果没有他,绕过那三个看守应该很简单。

  “嗯。”阿蛮没否认。

  简南点点头。

  他似乎在思考什么,又盯着血湖看了很久。

  “如果我从这边走,是不是就不会碰上偷猎人。”简南指了指血湖的东边。

  东边靠近墨西哥边境,那块密林比血湖这边更荒凉,连偷猎人都不会过去。

  阿蛮没有马上回答,她有些摸不清简南的意思。

  “你可以直接走。”简南给出了第三个选择,“我可以先去那块地方工作,等他们都撤了以后再走。”

  “只要不要遇到那些人,就挺安全的。”简南觉得这个选择挺好,坐在树枝上动了动,后面那句话说的有些犹豫,“不过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不会下树。”

  刚才是因为有偷猎人又有阿蛮的膝盖刺激着,他爬到了自己从来没有爬到的高处,现在危机暂时解除,他看了一眼高度,觉得有点头晕。

  这起码得有三米高……

  阿蛮皱着眉看向简南指向的那块密林。

  “你本来是打算来血湖干什么的?”阿蛮终于开口问了一个很早之前就应该好奇的问题。

  “来找这次伪鸡瘟的病原体。”简南自己又尝试了一次下树,脚刚刚碰到树枝就又默默的缩了回去。

  三米高,以他的体重,砸下去应该会骨裂。

  “我跟你一起去吧。”阿蛮跳到另一根树枝上,撑着树枝,伸手,“先拉住我的手,然后从那根树枝上下树。”

  简南没动,皱着眉。

  “你刚才预警算是救了我一命,作为交换,我陪你去找病原体。”阿蛮说出了简南的口头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