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最近这几天,简南找过阿蛮好几次,上班前,下班后。

  国际兽疫局的通行证批下来后,他们又去了几次血湖,官方都是白天出门,基本不会遇到偷猎人。

  但是毒蛇猛兽还在,之前摆好的猎人陷阱也都还没拿走。

  为了一行人的安全,他们找了当地价格挺高的地陪,但是简南觉得,这些人都不如阿蛮。

  不熟悉地形话太多没有常识,把一群来工作找病原体的专家都当成旅游者,各种原住民神话传说张嘴就来,关键还都是张冠李戴的。

  所以简南就有点想念阿蛮,想念她利落的身手,想念她话很少却会主动做很多事的样子。

  他没有阿蛮的联系方式,唯一能找到她的地方只有阁楼,可是阁楼里面一直没有人。

  他每天上班前下班后都会去阁楼敲敲门,几天之后,就变成了习惯。

  敲着一扇打不开的门没什么心理负担,这天简南下班以后包都没放就先跑上楼,按照四分之三拍的节拍想敲一首歌以后再下楼,结果才敲了一个前奏,门就开了。

  简南举着敲门的手,脑子里的曲子戛然而止。

  阿蛮在家。

  简南是天生的图像记忆者,阿蛮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他脑子就已经定格出了无数个重点。

  阿蛮的房间线条很多,各种五彩斑斓的装饰品,视觉冲击感很强。

  房间里的阿蛮没有穿着一身黑,切市全年平均气温在二十八度左右,所以阿蛮在自己家里只穿了一件紧身的灰色背心,一条热裤,打开门的时候,一头一脸的汗。

  阿蛮剪了头发,她原来就是短发,现在直接剃成了板寸,看起来像个小男孩。

  阿蛮左边胳膊有纹身,一整条手臂的蔓藤,缠缠绕绕的。

  阿蛮的阁楼只有一居室,可是有一个功能非常齐全的厨房,他看到阿蛮的茶几上放了几个热气腾腾的菜,三菜一汤一个饭碗,餐具都是一次性的。

  阁楼坐东朝西,黄昏时刻,一整个阁楼都是金黄色的,和一直在阴影里的全黑阿蛮完全不同的颜色。

  简南脑子里戛然而止的曲子又一次颤颤巍巍的响了起来,是一首很老很老的歌,白兰香。

  简南脑子里留声机的音质,黑白默片里嘎吱嘎吱的放映机声,和这一刻穿着背心热裤剃着平头的女孩子完美重合,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举着敲门的手,一动不动。

  “喂!”阿蛮在问了几次他为什么敲门都没回应之后,伸手在简南的眼前晃。

  连带着她胳膊上的蔓藤也跟着一起晃。

  葎草。

  简南突然认出了阿蛮胳膊上的刺青,攀援草本植物,茎、枝、叶柄都有倒钩刺,主要分布在中国、日本、越南,因为生长迅速生命力强,是农田里需要被铲除的杂草。

  这东西墨西哥没有。

  阿蛮开始不耐烦了,这人敲开门之后就一动不动站着都有一分钟了。

  “再不说话我揍你了。”她开始威胁。

  她昨天半夜做完最后一笔运货保镖的委托,今天白天特意去中国城买了好多菜准备犒劳自己,结果刚刚出锅,就被这呆子打断了。

  阁楼上没有空调,她热的要死,脾气很暴。

  “我……”简南收回举着的手,清清嗓子,“抱歉。”

  心跳如鼓,连收回去的手的指尖都是颤抖的。

  他忘记了敲门的理由,脑子里白兰香像不停跳针的留声机,节奏乱了,心乱了。

  他仓皇转身想逃,脑子里的白兰香还在乱七八糟的唱,阿蛮在金色夕阳下缠绕的蔓藤还在他的脑子里晃。

  阿蛮动作很快的拽住简南背着的单肩包。

  简南定住了。

  莫名其妙的阿蛮哭笑不得,她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茶几上的热饭热菜,想起简南吃烤鸭卷时候的表情,问了一句:“你楼下有没有空调?”

  定住了的简南机械的点头。

  已经热得没脾气了的阿蛮很快下了结论,她拍拍简南的肩:“去端菜,到你家吃,你出电费水费负责洗碗我出饭菜钱煤气费负责烧饭。”

  公平交换,简南最喜欢的。

  她说完就径直下楼,身后的阁楼大门开着,黄昏的夕阳、饭菜的香味、还有阿蛮转身的时候从她下巴滑落的汗,变成了慢动作,在夕阳光照的尘埃里,定格成了光影里的光阴。

  ***

  阿蛮的三菜一汤都是正宗的中国菜,红烧肉、香煎鲔鱼、酸辣土豆丝和西红柿蛋汤,要是换做平时,简南一定早早就坐在餐桌旁准备大快朵颐了。

  但是现在不是平时。

  他坐在餐桌旁,看着对面端着碗开始吃饭的阿蛮,东拉西扯的说了一句:“你……阁楼上有一个正在使用的望远镜。”

  望远镜正对着费利兽医院。

  虽然此时此刻他一点都不关心这个望远镜是做什么,他只是想找个话题。

  他仍然一片空白,满脑子都是刚才夕阳下的白兰香。

  “戈麦斯让我帮忙看着兽医院。”阿蛮夹了一块红烧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