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觉得今天坐在车后座的简南抱她抱得不够紧。

  “累了?”她停车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

  他们两都属于睡眠很少的人, 一天保证三小时深度睡眠一整天下来精神都不会太差, 这是她认识简南那么多天里,第一次看到他走神那么多次的。

  “我下周一需要去做一次心理评估。”简南抿着嘴,肃着脸。

  阿蛮停下剥糖的动作。

  “之前在国内,我的生活圈子狭窄,除了同小组的同事之外, 就只有在网上认识的普鲁斯鳄一群人,其他的几乎没有社交。”

  “能和我谈得来的人很少,我话太多,所以大部分人都不会听我把话说完,多打断几次之后, 我也就不愿意和那些人交流了。”

  他对自己总是有很清醒的认知。

  阿蛮递给简南一颗糖, 算是奖励。

  “可是我和你很谈得来。”简南拿着糖果外包装来来回回的摩挲,“你有时候也会很凶的打断我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仍然觉得我和你很谈得来。”

  阿蛮:“……”

  这其实不是单方面的,她也有这样的感觉,但是她并不打算告诉他。

  “所以就遇到了一些问题。”简南语速开始变快, “我很不习惯切市这边的天气饮食和地理位置, 到了这里之后我情绪一直很低落, 直到遇到了伪鸡瘟和你。”

  阿蛮:“……”

  真……荣幸。

  “请你做了保镖之后你为了贝托的事情单独外出过好几次,这本来是非常正常的工作内容,但是却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坏的影响。”

  “我走神了很多次,因为找不到走神的理由, 心情变得很烦躁。”

  阿蛮的脑门上又开始冒出好多问号。

  “所以我怀疑自己在切市这个特定的环境里,因为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谈得来的朋友,产生了分离焦虑症的前兆。”

  阿蛮:“……”

  “这本来不是大事,但是因为我大脑前额叶区块有些问题,为了能够继续工作,我会对所有精神问题比较敏感,所以选择下周一提前去做一次心理评估。”

  “不过不用太过担心,因为就算是真的得了焦虑症,也是有药物可以干预的。”

  “这件事不会对我们的合同产生影响。”他觉得补充的少了,又多加了一句,“后续应该也不会。”

  ……

  这些匪夷所思的对话,只是因为她刚才随口问了一句他是不是累了。

  简南这个人,真的是话痨里的王者……

  “所以你现在会因为我单独离开就产生焦虑反应?”在房车实验室里换好了防护服,坐在帐篷手术室外面等塞恩的时候,阿蛮忍不住又开始问。

  感受有些神奇。

  这世界上居然有个人会因为她离开产生焦虑情绪,在这之前,所有人对她产生焦虑情绪都是因为打不过她。

  “看到背影也会。”简南是个很严谨的人。

  阿蛮眯着眼。

  她居然有点满足。

  “哪一种焦虑法?”所以她又问。

  “像幼儿园的孩子放学的时候坐在教室里等父母来接他们的那种感觉。”简南随口科普,“这种焦虑症在三岁左右的儿童身上最常见。”

  阿蛮:“……哦。”

  哪里怪怪的。

  她每次离开的时候,简南笔直站在那里等她来接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什么鬼……

  阿蛮吸吸鼻子:“塞恩怎么还没来。”

  她莫名的觉得有点尴尬,十分明显的转了个话题。

  “他那辆车开不进来,现在应该还在走路。”简南站起身,指着远远走过来的男人身影,“来了。”

  果然是走过来的,塞恩和他那个司机,司机身上扛着一堆东西,塞恩两手空空。

  阿蛮没有马上站起来。

  她坐在那里看着简南的背影。

  会焦虑么?

  她歪着头。

  只是会觉得他很瘦,因为个子高,所以看起来更瘦,单薄却坚硬。

  “明天……”终于走到的塞恩气喘吁吁,“你把他带进去之后再来接我吧!”

  他看上了阿蛮的本田黑鸟,在这种地形里,她的车真的可以畅行无阻。

  阿蛮摇头。

  “我会付油费的。”塞恩和简南的思路一致,都喜欢公平交易。

  阿蛮还是摇头。

  “为什么?”塞恩郁闷。

  “会影响到我的委托人。”阿蛮站起身,戴好了口罩和头套。

  她跟在简南后面,没有给他看她的背影。

  留下仍然还在喘的塞恩,抱着自己的防护服,一脸空白。

  为什么……

  每次都要跑那么快!!

  ***

  这是见多识广的阿蛮第一次进入完全封闭的印第安人村落。

  和想象中的原始落后不太一样,这些印第安人已经用上了简单的电器,村中央的广场上停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