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简南不会撒谎。

  他不喜欢阿蛮和塞恩在外面闲聊的声音, 他看不见阿蛮, 猜不到阿蛮听到塞恩问那个问题时候的表情。

  所以他真的找到了想要让阿蛮帮忙一起做的事。

  “我演算了舌形虫在黄村所有可能的感染来源。”

  “舌形虫的传播方式主要通过粪-口途径、输血、器官移植的方式传播,后面两种在这个村里不存在,所以我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粪-口途径。”

  一张白板画得密密麻麻。

  简南的字很好看。

  被强行拉来开跨行会的保镖阿蛮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

  简南拿着白板笔清清嗓子,耳朵微微红了一点。

  “根据村长的口述,他们发现动物和人出现舌形虫症状的时间点差不多是在两周前, 舌形虫轻症的时候几乎没有症状,所以整个村庄出现感染的时间点肯定是在两周之前。”

  “这里是黄村目前存活的所有牲畜列表,传染程度最严重的羊每日放养的地方是固定的,我检查过那里的草料,没有舌形虫感染迹象。”

  “剩下的牛和猪用的都是商品饲料, 我检查过饲料盆, 也没有寄生虫残余。”

  “目前黄村的情况是村里除了被感染的牲畜和人以及他们的粪便,其他的地方都没有被舌形虫感染的迹象。”

  “牲畜放养路线单一,去年开始因为从血湖放养回来的羊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癫痫,巫医警告村长说这是灾难来临前的预兆,所以他们村的牲畜从去年开始就再也没有去过血湖。”

  他列出了黄村所有被感染生物的行动路径,检查路径上所有可以入口的东西, 结果都一无所获。

  种种迹象都表明, 黄村舌形虫的感染源并不在血湖。

  可是血湖却是这一带唯一一个感染源。

  “黄村的村民呢?”阿蛮发现那块白板上只写了牲畜。

  问完之后顿了顿:“抱歉, 传染病会从人传给动物么?”

  “会。”简南把白饭翻面,又是一面密密麻麻,“事实上有很多动物的传染病都是人类作为宿主带给动物的。”

  他也写出了这两个月来黄村村民的行动路线和饮食。

  封闭原始村落的好处是,这些人过得都是集体生活, 生活路径路径查起来相对简单很多。

  阿蛮托着腮盯着白板看,她在想在这密密麻麻的记录里,有什么是她能帮忙做的。

  她又一次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简南藏在阴影里的样子。

  简南在人名上面画了一个圈。

  “这个米娜就是村长打算用来活祭的祭品,一个月前和相隔十公里的另外一个印第安人村用十头羊交换的,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舌形虫症状。”

  就是那个简南打算找国际人道组织救助的年轻女人。

  就是那个因为他们有可能可以救她,所以哪怕语言不通,也竭尽全力帮他们的年轻女人。

  今天他们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米娜。

  “黄村没有我想象中的原始,他们的日常饮食已经无限接近现代人,没有奇怪的饮食癖好,因为驱虫粉,他们村的蛇虫情况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

  “唯一不可回朔的变数,就是米娜。”

  “整个黄村这段时间唯一一个要做的和现代文明完全相悖的事情,就是活祭。”

  “所以我想请你帮忙。”简南看着阿蛮,“我想请你帮我检查一下米娜的身体。”

  “一方面她是印第安人,由我来检查会碰触他们的禁忌。”

  “另外一方面,我是兽医,村长的西班牙语也不是特别好,我怕会引起误会。”

  阿蛮没有马上答应。

  简南提到活祭,提到祭品,提到活人交换的时候,语气和在血湖里差不多,没有什么情绪,说的很冷静。

  他没有同理心。

  可他每次决定要做的事情,却总是比很多普通人想得还要周到细心。

  这其实是一件很了不起的好事。

  但是却让阿蛮的心情变得很不好。

  “你的这个。”她也搞不清楚前额叶区块在哪里,随便指了指头,“能治好么?”

  简南一怔,反应倒是很快:“不能,如果出现焦虑或者其他负面症状可以考虑吃药,但是恢复正常人那样的反应,比较难。”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所以就更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变回原样。

  “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他疑惑。

  这也不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

  被别人那么突兀的提起自己的病,正常人的第一个反应应该是不舒服,而不是疑惑。

  阿蛮叹口气。

  “因为可惜。”她凑近简南,“因为太可惜了。”

  简南没动,黑黝黝的瞳孔看着阿蛮。

  “本来这种时候,你可以骂脏话。”阿蛮扬起了嘴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