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贝托最终没有抵住一年内就能恢复血湖的诱惑。

  简南说的这个潟湖, 地理位置比原有的血湖还优秀, 跨越国境,走私起来更加方便。

  他觉得自己能理解简南,简南这个人本来就不守规矩,平时只是装的乖巧而已,纵火伤人这些事他没少干, 一个偏执狂没办法拿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铤而走险是很正常的事。

  更何况他现在命都在他手里。

  但是他还是谨慎的。

  先是查看行车记录仪确定简南上车后身后没有人跟踪,然后让人把简南身上所有的衣物都给剥光了,丢到热水里煮了一遍再给他重新套上去——这是他们常用的防追踪方法,再厉害的科技,遇到沸水仍然只是一堆破铜烂铁。

  被迫穿上湿漉漉的衣服的简南又吐了一遍, 短时间连着呕吐了三次, 他白皙的皮肤已经染上了神经质的红色血点,眼眶猩红,看起来倒是有了几分真正变态的样子。

  “抱歉。”贝托又恢复到从容不迫的上位者的样子,“做事谨慎,对大家都好。”

  简南没理他。

  他要是能听到普鲁斯鳄说话,现在估计已经被他炫耀聋了。

  “放水!防烫!防仪器!看起来就只是裤子口袋里的一根线头!”他都能想象到普鲁斯鳄说话的语气。

  嘴巴里很苦。

  他掏了掏口袋, 里面还有两颗糖——今天晚上的糖他还没来得及给阿蛮。

  他低头, 剥开两颗糖, 都塞进了嘴里。

  这糖很贵。

  阿蛮嘴刁。

  吃过一次贵的下次给她便宜的她就甩脸色。

  贝托对简南的淡定非常欣赏,甚至和手下窃窃私语,简南听到一点点,大概意思就是变态就得像他这样。

  这糖太甜。

  简南猩红着眼睛坐在车后座。

  吃那么甜真的不好。

  ***

  贝托这次出行总共三辆车, 三辆车上都坐满了人,连他在内,一共十五个人。

  这可能是贝托短时间内能够搜罗到的所有的能用的人了,他今天晚上本来只是一场虐杀之旅,并没料到他的事业会有新的希望。

  浸|淫黑道十多年的大佬,在人员调配上做到了极致。

  他先安排了一车人停在潟湖入口一公里左右的地方,五个人,分别占了三个交通要道,盯着来往的车辆,一旦有可疑,第一时间通知第二梯队。

  第二梯队的人跟着贝托和简南进了潟湖,野外的潟湖四面八方都是入口,这几个人一声不吭的迅速隐匿到了黑暗中,简南眯着眼看,觉得他们的动作比阿蛮慢了不少。

  真正跟着简南和贝托进潟湖的,只有连他和贝托在内的五个人,三个贝托的亲信,都和贝托一样,光头,脸上纹着奇奇怪怪的纹身。

  这三组人都被要求每间隔半小时就用对讲器报一次自己的方位,用贝托他们自己的暗语。

  半个小时,正好是阿蛮答应简南她一定会出现的时间。

  简南敛下眉眼,莫名的感到一阵心安。

  阿蛮知道贝托的做事风格,半个小时,是她从外围冲进潟湖的时间,她胸有成竹,她承诺的时间并不是随口说的。

  贝托在最后,对他的手下做了一个手势,他手下一声不吭的卸下了简南的一条胳膊。

  动作很快,直接拉脱臼,一阵剧痛之后简南剩下的就只有干呕。

  “抱歉。”贝托再次假笑,“我得保证你行动不便不能逃出去才行。”

  他已经很仁慈,没有直接敲断简南的腿。

  事实上他也确实觉得,一条胳膊够了,腿还得走路,在这个密林里,行动不便太麻烦。

  简南冒着冷汗,应了一句:“没事。”

  这句话是说给阿蛮听的。

  他没事。

  所以不要破坏计划。

  拉脱臼而已,怼回去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只是痛,只是更加想吐了。

  “你们这些所谓的专家,身体确实不行。”贝托等着简南干呕了一会,抬脚把简南往树丛里踹了出去。

  潟湖的环境让他想到了血湖,让他想到了他曾经的一呼百应,如果没有这个神经病,他根本不用在这种半夜三更跑到这样的荒郊野外。

  只是可惜,还得合作。

  但是怒意仍然控制不住,他这一脚踹的有点狠。

  简南往前踉跄了好几步,似乎是想伸手抓住点什么,但是因为右臂被拉脱臼了没有办法使力,整个人往前滚出去好几圈,半晌,才听到啊的一声,重物落地。

  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潟湖周围的密林很原始,树木茂密,马路上的灯光并不能投射进来。

  今天天气不太好,没有月亮,星星也稀稀拉拉,所以除了贝托他们几个人手上的手电筒,根本看不到前方的情况。

  “简南?”贝托喊了一声。

  没有回应。

  贝托皱起了眉,晃了晃手上的手电筒,让他的手下先去看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