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在等警察的时候, 阿蛮很忙。

  她先用自己随身背包里的简易滑轮把简南从陷阱里拉了上来, 绳子绑在腰间往上拽的那种,拉上来的时候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看起来毫无尊严。

  “活该。”阿蛮哼哼。

  她就没见过为了捕猎先把自己丢进陷阱里的猎人。

  “贝托对你还挺仁慈。”她快速的检查完简南身上的伤口,除了明显摔伤和被树枝草丛刮伤之外,就只剩下右手胳膊。

  “忍一忍。”阿蛮低声说了一句,动作异常熟练的把他脱臼的胳膊重新怼了回去, 从背包里拿出卷绷带,固定好他刚刚归位的胳膊,犹豫了一下,抽出背包里的毛毯和一瓶水。

  她其实还是不太确定简南现在的精神状态,密林太黑, 他脸上很脏, 露出来的眼睛血丝密布,看得出是吐狠了。

  除此之外,很难判断简南的应激状态是不是好了。

  她不擅长和这样的简南沟通,递给他毛毯和水的时候,什么都没说,姿势僵硬。

  简南拿过水和毛毯, 先放到一边, 伸手拉住了阿蛮的背心衣角。

  “……你好了?”阿蛮被他这个动作弄得心跳莫名其妙的漏了一拍。

  “还没。”简南终于说话了, 声音沙哑,“如果恢复了,我会先把毛毯和水放在干净的地方。”

  而不是随手一丢。

  他正常的时候想事情支线太多,为了好好利用脑子, 为了不要浪费智商,他思考问题的时候会给自己画很多路线图。

  没有现在这么直接。

  不会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想明白,就先动手。

  “我这件背心是小巷子里跳蚤市场买的,标牌都剪掉了,十件一包。”阿蛮看着简南,“质量很好,很耐穿,所以我一口气买了好几包。”

  简南傻傻的,靠坐在树干下,不明白阿蛮为什么在这样的时候说这样的话。

  “你如果喜欢,我可以送你一包。”阿蛮揭晓谜底,“你自己拿回去洗干净抽真空。”

  简南:“…………”

  他松手,多少有些讪讪的。

  “你休息,我干活。”阿蛮把简南丢到一旁的毛毯结结实实的盖到简南身上,还非常细致的帮他把矿泉水的瓶盖拧开,放在他的左手边。

  然后双手叉腰站在洞口居高临下。

  “他们都在里面?”阿蛮看着黑漆漆的陷阱。

  “这是很古老的狩猎坑洞[1],这附近将近两百平米的空地都是这样的陷阱,普鲁斯鳄找工人来把下面都打通了,做了一个地下迷宫。”

  “我是等到他们都走进这个坑洞范围内才让他们落单的,而且我也听到了他们掉进陷阱后骂人的声音。”

  起码有一个贝托的手下,应该就掉在他前面五十米不到的地方。

  人在漆黑的地方会迷失方向下意识原地打转,这附近坑洞陷阱密布,在黑暗中根本躲不开。

  这就是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只是做计划的时候他想象中的自己会相对没有那么狼狈一点。

  他是真没想到阿蛮随身会带着简易滑轮。

  而且除了简易滑轮,她还带了个烟熏器。

  简南:“……”

  她的背包比他的还要疯。

  “我得把他们熏出来。”阿蛮解释,声音很轻,用的中文,只是说给简南听的, “警察过来还需要时间,这地方太大,万一真跑出去了就亏大了。”

  “而且他们身上肯定带着枪,现在不开枪是怕里面地形太复杂太黑容易走火伤到自己,由着他们在里面,太危险。”

  这个烟熏器和阿蛮很配,简单粗暴。

  阿蛮捡了一堆的枯树叶和奇奇怪怪的粪便丢到容器里,然后把管子往陷阱里一丢。

  “你们知道我们在哪,不想被熏死的就自己上来。”她用西班牙语扬声说了一句,立刻戴上了口罩,递给简南一张餐巾纸。

  “没毒,就是臭。”她的脸在口罩里面应该在笑,眼睛弯弯的。

  是真的很臭。

  比现在的血湖还臭,人类根本无法忍受的那一种。

  简南不知道为什么,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跟着笑了,拿着那张餐巾纸盖住了嘴,看着阿蛮在烟雾弥漫中大展拳脚。

  这应该是他认识她以来,见过她打架打得最认真的一次,不是单方面碾压的那种,也不是在拳击馆和那几个壮汉你来我往的那种,阿蛮这一次对着从烟雾里面呛咳着爬出来的人下的都是狠手。

  都是他这个闲着没事考了个护理专业的人都能看出来的,致命要害的地方。

  这四个人,都不是阿蛮的对手。

  阿蛮甚至没有使用武器。

  阿蛮在帮他报仇,因为她卸掉了所有人的右臂,然后用一根绳子把四个人绑得严严实实。

  烟雾器起烟容易灭烟难,臭得所有人都没力气说话,莫名其妙栽在阴沟里的贝托甚至连一句狠话都来不及放,就被也挺准时的切市警察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里。

  走之前,脸上还带着一半阴狠一半被熏吐的表情。

  纵横切市的大佬,最后被人引到了印第安人的原始陷阱里,用屎熏了出来。

  这应该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结局。

  十六岁的阿蛮因为随手救了一个被人围殴的黑帮混混,被混混带到贝托面前,问她要不要跟他混的时候,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

  宿命会用这样的方式,给两个人的羁绊画上句号。

  ***

  受了伤的简南也被送上了救护车,阿蛮一个晚上干掉了十四个壮汉,身上也挂了彩,和简南一起也被塞进了救护车,两人一辆车,阿蛮坐着,简南躺着。

  因为简南呕吐了一个晚上再加上阿蛮的烟雾催化,他上急救车前呕吐不止,急救人员根据简南要求给他打了镇定剂。

  终于如愿以偿。

  那个黑色眼瞳怪里怪气的变态随着镇定剂慢慢的变得安宁,呕吐止住了,眼里的血丝也慢慢的消退了。

  “你好了?”阿蛮又问他。

  “你很想我好么?”简南躺在那里看着阿蛮。

  阿蛮双手托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