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和简南并没有马上回家。

  他们出急诊室之前正好看到从手术室里送出来的戈麦斯, 岁月到底不饶人, 平时看起来精神矍铄的老人经历了一场大火,就像突然老了十几岁。

  戈麦斯见了简南,第一句话就是简北怎么样了。

  简南看起来有些不耐烦,被阿蛮掐着手心不甘不愿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大事。

  一生心血都被突然烧光的戈麦斯于是就挥挥手,闭上了眼睛。

  阿蛮也跟着安静了。

  费利兽医院, 一直是她很喜欢的地方,里面的前台莎玛很凶,里面的戈麦斯很唠叨,里面的动物很吵而且臭烘烘的,但却是她在切市唯一一个可以安心被麻醉了缝伤口的地方。

  她算是被好心的戈麦斯捡回去的, 为了保住一个因为丈夫欠钱被追债人追杀的孕妇, 她的左臂被砍了一条很长的口子,她一个人没办法做缝合,觉得可能要死于失血过多,所以躲在下了雨的暗巷里,在思考自己是谁又为什么要活着这种哲学问题。

  拦住戈麦斯只是因为生存本能,他那天穿的很像个医生, 她没想到他并不是给人看病的医生。

  十六岁, 六年。

  一场大火。

  “你很难过?”正在持证上岗的变态简南下一句话就变得十分欠揍, “费利兽医院这几年一直在亏本,戈麦斯早就想关了兽医院退休了。”

  “这场大火挺好的,费利很早以前就买了巨额保险,里面的员工们都能得到赔偿, 戈麦斯自己也能拿到丰厚的退休金。”

  “只要人没事,就没什么好难过的。”变态简南面无表情的下结论。

  “闭嘴。”很不想理他的阿蛮迅速的结束了话题。

  “贝托应该已经知道我们住在哪了。”简南没有闭嘴,他变态以后就基本不听话了,除非阿蛮直接用武力镇压。

  贝托放火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逼出简南,显而易见的,他成功了。

  “嗯?”阿蛮弯腰检查自己的神车。

  “现在再躲,已经没有意义了。”简南指出了显而易见的事实。

  阿蛮停下手里的动作。

  这确实是她烦躁的事情,简南这次被逼出门,意味着他们现在住的安全屋就曝光了。

  再躲下去确实没什么意思。

  “现在的贝托没那么可怕了,我保得住你。”阿蛮站起身,把手里的扳手丢到工具箱里。

  简南这一仗几乎把贝托打成半残,主要的偷猎走私场地血湖没有了;为了找机会杀简南又错过了公开假死的最好时机,手下逐渐分崩离析;再加上在明面上的对手打压,现在的贝托,和那个拿着霰|弹|枪到她的安全屋里神定气闲威胁他们的贝托已经判若两人。

  以前的贝托从来不会焚烧民宅,他自诩自己是暗夜里的守护者。

  而现在的贝托,烧掉了大半个巷子,只为了一个曾经嗤笑过他的异乡人。

  乱了阵脚。

  所以,没什么好怕的了。

  阿蛮把手里的头盔递给简南。

  简南没动。

  “如果,我主动去找他呢?”简南问。

  “想早点被碎尸?”阿蛮毒舌。

  “我想把之前商量的计划做了。”简南对阿蛮的毒舌没什么反应,正常的时候他还会无语几秒钟,现在这种无感知状态,他直接当做没听见,“把贝托骗进陷阱,然后报警。”

  阿蛮没有马上回答。

  找个安全屋躲起来只是权宜之计,贝托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和贝托面对面的交锋其实是不可避免的。

  所以简南还有另外一个计划。

  之前因为蛙壶菌的问题,简南小组尝试把血湖里所有能抓到的两栖动物幼虫都抓了出来,消毒灭菌,留下了不少能存活的。为了让这些幼虫有个良好过渡期,他们在离血湖一百公里左右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血湖雏形。

  潟湖,湖底有腐烂物,但是不是人为倾倒的,更接近大自然的生态。

  简南小组把这个地方作为血湖生物迁徙的备用地,为了让生物过渡更加平缓,他们一直在复制血湖环境,把腐烂物控制在生态安全的数值内,湖底腐烂的微生物发酵需要时间,现在这个地方还处在试验前期。

  阿蛮陪着简南在那个试验地检查生物品种的时候,发现过很多老旧的猎人陷阱,应该是附近印第安人村落为了捕猎留下的,都是最古老的那种陷阱。

  那时候狩猎遵循自然法则,陷阱设计孔眼很大,只抓成年野兽,放走幼年野兽。

  普鲁斯鳄对所有古老的东西都感兴趣,所以空闲的时候,他们修补了部分陷阱,一方面是怕有野兽出没破坏了试验环境,另外一方面,其实是为了贝托准备的。

  简南想利用仿制血湖这样的诱饵,把贝托进陷阱里,再报警。

  曾经的贝托或许报警没用。

  但是现在的,有用。

  他想一次性解决贝托,回国之前,解决血湖项目所有的后顾之忧,也解决阿蛮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