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我晚上睡哪?”吃饱喝足的普鲁斯鳄把简南拉到角落, 问得神神秘秘。

  这是很私人的事情, 他不想让阿蛮听见。

  “我和你睡床,让阿蛮睡外面客厅?我看有个沙发。”普鲁斯鳄挤眉弄眼。

  那沙发大小阿蛮能睡, 他肯定不行。

  况且他远来是客。

  况且他和简南是那么多年的朋友, 或者说, 同类人。

  “出门以后一直走, 岔路口往西, 靠近山的那个村头。”简南很耐心的画了一张地图给他, “就这个样子的房子,里面住着老金。”

  “老金一个人住, 房子老了点,但是有四间房, 有空床。”简南在简易地图上面老金住的地方画了个五角星,“村长送了被褥,你抱着过去就行。”

  “天黑,村里没路灯,你带个手电筒过去,走路小心点。”他还特别好心的叮嘱了两句, 把塞满了新电池的电筒递给他。

  普鲁斯鳄拿着手电筒, 看着那包被褥,以及面无表情的简南。

  “为什么?”他问,字字泣血。

  “老金那里的网最快。”简南眉毛都没动一下。

  普鲁斯鳄张着嘴。

  “我这里晚上要下资料,占着带宽。”简南解释,“老金的网是我来了之后去镇上装的, 新装的,光纤到户,晚上就只有你一个人用。”

  普鲁斯鳄抱起了放在沙发上的被褥,心服口服。

  “我就问最后一句。”临走之前,普鲁斯鳄捧着一大捆东西,十分坚强的堵在门口。

  简南停下了关门的动作。

  “你们两个人,结婚证是没领的吧?”普鲁斯鳄问。

  他来的时候就听村长一直在介绍简博士小两口,他了解简南的性格,估计为了避免麻烦应该就这样含含糊糊应下来了,要不然人村长也不会给他们折腾个囍房。

  但是今天这架势,他都怀疑他们两个真的领了证了。

  如果领了证,那么简南昨天晚上做的那些合同,那简直是没给自己活路。

  “如果真结了婚你连块喜糖都不分给我,那么你这辈子都别想上网了,上一次我黑一次。”很幼稚的话,普鲁斯鳄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了出来。

  这是他能说出来能做到的最恶毒的威胁。

  简南伸手掏了掏口袋,阿蛮最近白天都不在,他口袋里还有好多剩下的糖。

  “没领证,但是糖可以先给你。”简南抓了一把出来,把阿蛮不爱吃的几颗挑出来递给普鲁斯鳄。

  很难选择,因为阿蛮几乎不挑食。

  “其实……”普鲁斯鳄往里屋看了一眼,阿蛮没有避嫌的习惯,收拾了衣服已经进厕所洗澡了,“人与人之间,还是保持点距离才能长久。”

  “当然我并不是教你怎么谈恋爱,也不是教你怎么社交,毕竟你也知道,我这个人……”

  普鲁斯鳄笑笑:“我就是觉得,如果有人这样对我,我会很有压力。”

  “因为任何一个人,百分之百付出之后,总希望人能百分百回报的。”

  “就算是你也一样,你付出了,也总是会希望有回报的。”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百分百回报给你的,和人性打赌,没有人能赢。”

  “所以我觉得就算俗气,你也再考虑考虑合同的事情,人生不是只有短短几年,你才二十六岁。趁着阿蛮还不清楚合同内容,把那些东西删了吧。”

  “你看你哪怕不改合同,你们也能在一起,也过得很甜蜜对不对。”

  “没必要这样去试探人性。”

  “你这样做,会让这段感情变质,本来亲亲密密的事情,会变得很尴尬。”

  普鲁斯鳄不可谓不苦口婆心。

  他很少承认简南是他的朋友,他一直认为他们是同类人,因为同类,所以相通,而相通,比朋友更可贵。

  简南对阿蛮的感情他一直都知道,一开始的变态占有,到现在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简南这个人这辈子都没有过这样亲密的关系,他的珍惜可想而知。

  但是人心隔肚皮,谁又能知道看起来酷酷不爱说话的保镖阿蛮,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过犹不及。”普鲁斯鳄在走之前,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他说得很深刻。

  他们之间很少这样深刻。

  所以有些不习惯,走夜路一路骂骂咧咧,手电筒晃晃悠悠。

  ***

  简南靠在王二家的新房大门口。

  普鲁斯鳄说的所有的话他都没当回事,唯独那句会让感情变质,梗得他如刺在喉。

  他不懂怎么处理社交关系,他们之间捅破窗户纸的人是阿蛮,他只能确定,在那一刻,他们两个是真心开心的,拥抱、接吻、甚至微笑,都可以证明。

  他修改合同,他把自己所有的资产乃至今后产生的所有财富都给阿蛮,只是为了那一刻。

  并不是为了长久,只是为了那一刻。

  那是他生命中最美丽的时刻,脏兮兮的卫生所,脏兮兮的阿蛮,她嘴角翘起来的弧度,她头发的质感,她说“孤儿,最怕消失”。

  他愿意用自己这一生创造的所有财富,去换取那一刻,去记得那一刻。

  他确实并没有想到,加上诸多条件之后,那一刻会不会变质。

  里屋厕所里的水声停了,曼村的房子因为气候原因造的都很通风,阿蛮洗澡用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随着热气飘散出来,屋子里、院子里都有暧昧的香味。

  阿蛮用毛巾包着湿头发走出来,拿了吹风机又重新进了厕所。

  中间没和他有什么眼神交流。

  平时都这样,但是今天这样,简南突然就有些站不住。

  他站直身体,跟着阿蛮进了厕所。

  王二家的新房厕所其实很简陋,曼村并不富裕,没有贴瓷砖,地上是铺的很平整的水泥,墙上还有裸露的泥砖。

  厕所的抽水马桶是镇上买的,山寨大牌,上面贴着狗屁不通的英文,还粘了个蒙娜丽莎。

  没有干湿分离,洗澡是最古早的那种水管怼了一个花洒,有热水,但是得现洗现烧。刷牙的地方也没有镜子,一个脸盆架,上面放了牙刷牙膏和毛巾,阿蛮正靠着脸盆架吹头,湿头发滴下来的水和洗澡的蒸汽弄得厕所湿漉漉的。

  她看到他进来没说话,只是侧身让了让,把手上的电吹风递给了他。

  自然的就像是本该如此。

  电吹风是小店里买的几十块钱一个的小东西,吹一阵子就会发烫带着焦味,简南开了低档,一点点的吹。

  “曼村很穷。”他在呼啦啦的电吹风声里,无来由的开了个话头。

  “嗯?”耳力很好的阿蛮听到了,应了一声,带着问号。

  “你为什么愿意陪我来这里?”简南问她。

  “其实你有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