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其实阿蛮并不觉得恋爱是一件很大的事,她想得十分简单粗暴, 心动了就在一起, 在一起了就全心全意。万一不心动了,她就退回到简南助理的位子, 做完这十年合约。

  亲上去的时候, 她并没有想到他们住的房子是别人的新房,那张床是放了符咒的双人床。

  亲上去的时候,她也并没有想到一直在纠结的简南突然有了明确方向, 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不痛么?”她语气充满了嫌弃。

  卫生所的医生把他的脚包成了粽子, 并且嘱咐他最好一天能上三次药以免纱布和指甲长在一起。

  应该是挺痛的,他本来就白,现在白的都晃眼。

  可他回来清洗之后就一直拿着笔记本在打字——他在改他们两个的合同。

  阿蛮对这事没兴趣, 把身上的死鱼味道洗干净就跟着村长去了一趟镇上的派出所,回来的时候简南还在打字,姿势都没怎么变过。

  “快好了。”简南推推鼻子上的眼镜。

  “你到底是不是近视?”阿蛮端了一杯水, 给自己剥了个山竹,分给简南一半。

  “不是。”简南嘴里都是山竹,鼓鼓囊囊的, “这是平光镜。”

  “……那你戴着是为了性感?”阿蛮弯腰,凑得很近的去观察简南的眼镜。

  “……”简南喉结上下动了动, “过滤蓝光保护视网膜的。”

  他戴着眼镜会性感么?

  而且突然凑那么近他的视觉焦点就都是她的嘴唇,洗干净的、红润的、柔软的。

  “我一直都很想问你……”红润的嘴唇一开一合,“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好啊?”

  抽真空的内裤,防晒霜, 不吃垃圾食品,红枣茶,还有保护视网膜的平光镜。

  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简南实际上一直都过得非常精致。

  就像现在坐在这里写合同,他还在自己受伤的脚下面垫了高矮正好的软垫,杯子里的水也还是温的。

  “因为我很珍贵。”简南有问必答,眼睛却一直看着阿蛮的嘴唇,“如果我脑子没坏,我的智商、对人类进程的贡献和未来可能会对人类进程的贡献,都很珍贵。”

  这是一种资产,所以他必须保护好自己。

  ……

  阿蛮觉得她大概永远无法习惯简南的自卖自夸。

  “那我的嘴唇呢?”她弯起了眼睛,指着自己的嘴,“你一直在看的这个呢?”

  珍贵又怎么样,珍贵了也还是她阿蛮的男朋友。

  简南的喉结又上下滚动,小心翼翼:“可以亲么?”

  刚刚还不可一世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阿蛮:“……你不要用小孩要糖吃的语气问这种问题。”

  简南抿着嘴。

  阿蛮闭上眼撅起嘴,不甘不愿的:“喏。”

  哪有人接吻前非得问一句可不可以的,高智商的人又怎么样,还不是蠢蠢的。

  阿蛮闭着眼睛并不怎么专心的碎碎念,直到简南的手放到了她的腰上,直到简南的嘴唇轻轻碰触之后,开始攻城掠地。

  啊……

  阿蛮晕乎乎的叹息了一声,难怪他要问可不可以……

  这确实得问……

  不然这个尺度她可能会揍人……

  难怪他之前说细菌太多不可以,这个程度确实得消毒……

  “你……”简南隔开了一点距离,有些无奈有些喘|息,“能不能专心一点。”

  他脸都红了,耳根也是。

  看起来很诱人,所以阿蛮舔舔嘴唇,跨腿直接坐到了他身上,和他一起窝在电脑椅上。

  简南:“……”

  “算了。”他咕哝,拍拍她的头,把笔记本抽过来一点,继续噼里啪啦的打字。

  “……解释一下你的脑回路。”刚刚被挑起兴致就被强行刹车的阿蛮决定听完再揍。

  “这里是别人的新房。”简南一心二用,“我不喜欢。”

  “……你以为我要跟你干什么了你就不喜欢了?”阿蛮挑起眉,痞里痞气。

  简南:“……”

  “两个人都专心不行,两个人都专心容易闯祸。”他还是有问必答,只是耳根更红了。

  阿蛮满意了,把头放在他肩膀上,很惬意的舒了口气。

  简南的手帮她揉了揉腿肚子,凳子挪了几下,让自己受伤的脚不用受力,让阿蛮和他贴的更紧,顺便他还能继续改他们的合同。

  “你到底在改什么啊……”阿蛮问得含含糊糊。

  “快好了。”他仍然还是那句回答,并且转移了话题,“你去派出所怎么样了?”

  阿蛮眯起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

  “他们往鱼塘里面倒的是疏通剂。”阿蛮直起了腰,“除了这个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她拍的那些照片也都是他们往来鱼塘的照片,只能说这三个人对曼村的鱼塘有超乎寻常的兴趣,其他的很难说明什么。

  “老金把鱼塘下游入口给堵住了,他们是为了通下游口。”简南并不意外。

  “所以?”阿蛮就知道简南估计又已经把前因后果都想明白了。

  “eus在流行病学上的感染主要是因为低水温,暴雨、洪水或者寒流造成的低水温会让鱼对入侵孢子的炎症应答很弱,大部分eus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大规模感染的。”

  阿蛮趴回到简南的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曼村前段时间下了一场暴雨,部分地区有小规模的泥石流,这些都随着水流流到了鱼塘里,这应该是造成鱼塘最终被感染的主要原因。”

  “水流都是从上游往下流的,所以老金发现鱼塘的鱼不对之后,第一时间就封锁了了入水口,一方面是怕病鱼污染下游水道,另外一方面,也是怕上游水道再次污染鱼塘。”

  “老金是很有经验的老兽医,鱼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