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质疑就只是你华丽衣袍上的点缀?”阿蛮难得的记得一字不差。

  实在是太雷人。

  她在那样的气氛下都差一点点喷出来。

  “气氛上头了是这样的。”普鲁斯鳄在他们家帮他们把剩下的早饭吃完, 和简南一样, 他也对阿蛮的红油豆浆表现出了嗤之以鼻,“他阅读量惊人, 脑子没坏掉之前还看过张爱玲。”

  并不知道张爱玲是谁的外国人阿蛮很敷衍的哦了一声。

  “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他们最后是被谢教授赶出来的,简南第一次在谢教授面前说不, 慷慨激昂一时之间得意忘形, 最后谢教授一声不吭的打开了大门, 自己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一个大写加粗的滚字。

  所以三个人摸摸鼻子换了个聊天阵地。

  “不可能不管的。”简南立场很简单,“反正塞恩申请加入这样的项目也不需要通过谢教授的同意。”

  不可能不管的。

  那是教育了他很多年的谢教授, 研究所是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动物传染病的地方, 他在那里定下了这辈子的目标, 他在那里成功分离出许多病毒毒株, 他在那里成为了简南, 能被阿蛮看上并且喜欢上的简南。

  “你有没有想过谢教授让你别掺和也可能有其他的原因。”普鲁斯鳄不是谢教授教出来的,他对谢教授的了解仅止于简南的谢教授以及楼上的长辈。

  人很严厉, 但是心也软, 不然就不会觉得简南太可怜就干脆当儿子一样养着。

  是个很严格但是也很可爱的长辈。

  “谢教授在研究所工作几十年了, 就这一两年时间遇到了那么多事。”

  实验室里的人论文造假, 实验室着火, 在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的他一手带出来的人不是被逼走就是被他送走。

  “这件事有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今天甚至都能感觉到谢教授可能已经有了退意,六十岁都不到呢。

  简南看了他一眼。

  “……我的意思不是说查疫苗哪一步出现问题这件事不简单。”普鲁斯鳄迅速的懂了, 他每次都能很精准的读到简南对他的鄙视,“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可能会牵扯到哪些人?”

  “或者说,谢教授是不是真的就完全清白。”普鲁斯鳄索性把话说得更明白。

  “他作为负责人, 出了这样的事不管结论是什么,他的责任肯定是逃不掉的。”简南没有回避,“要么是能力已经管不住下面的人,要么就是在各种跟工作无关的斗争中成为牺牲品。”

  除了为了钱,谢教授对钱这件事,比他还没概念。

  “就这样你也要查么?”普鲁斯鳄惊讶。

  他都想到了他还要去趟这趟浑水?

  “不是我查也会是其他人查。”简南用筷子摁住了最后一根油条,“我查起码是公平的。”

  “你万一真把谢教授送进去了,你头上那顶欺师灭祖反社会的帽子可能会变成白天镀金晚上夜光的。”普鲁斯鳄偶尔也会觉得,反社会的思维可能跟正常人真的不一样。

  换成是他父母出事了,他会找最好的人帮忙,但是绝对不会自己下场,会失了偏颇会伤了感情。

  只有简南不怕。

  他的感情外面穿着铁皮。

  简南笑笑。

  送进去真的不至于,他觉得谢教授的智商不至于把自己弄得那么惨。

  而且他始终记得那句话,谢教授说,如果当初实验室的火真的是他放的,他不会把他送到墨西哥,刑事罪就得要负刑事责任。

  这一点,他和谢教授是一致的。

  遵守规则这件事本身,就是谢教授教他的。

  “不过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太多。”普鲁斯鳄用筷子把简南摁住的那根油条偷偷的撕下一块塞到嘴里,“我手边的项目要交付了,最近这段时间不一定会在魔都。”

  “不用你,我有阿蛮。”简南觉得筷子防不住普鲁斯鳄索性找了个碗扣住。

  “……你为什么不让我把最后一根吃掉啊!”普鲁斯鳄愤怒了,“你又不吃了!”

  “阿蛮没吃饱。”简南皱眉头。

  猪么,吃了三根了。

  阿蛮去楼下找谢教授之前才吃了四根。

  一直在低头查新闻的阿蛮很茫然的看了简南一眼。

  “你有种不要跟我要数据。”普鲁斯鳄悲愤了。

  “数据给我就行了。”阿蛮抽出那根油条,撕了一半给普鲁斯鳄。

  说话的语气像是幼儿园里解决小朋友纷争的老师。

  这件事不简单,她刚才初初的看了下能查到的所有新闻,还在调查中的新闻写的都很简练,各种角度写的都有,但是唯一不变的是都提到了负责人谢某。

  谢教授让简南避嫌没有错,很理智的成年人的行为。

  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这一次能不能全身而退,所以希望简南不要卷进来。

  阿蛮看着简南。

  这家伙现在正拿着餐巾纸试图让她把刚才捏过油条的手指擦干净。

  他身上的某些坚持是在成年人身上已经鲜少看到的,也是她喜欢上他的理由。

  所以,做就做吧。

  她伸手拿过了简南手里的餐巾纸。

  “要用筷子。”简南皱着眉嘀咕,“家里明明有很多筷子。”

  偏偏她就喜欢用手,用完还拿脏兮兮的手指捏他的脸。

  偏偏他还挺开心,每次她捏完吐槽他的脸太软皮肤太滑,他都会笑嘻嘻。

  偏偏普鲁斯鳄还举着自己的油手,号称家里很多筷子的人一根木头都没给他,最后一张餐巾纸也拿来秀恩爱。

  他姥爷的。

  ***

  “这里就是你以前工作的地方?”阿蛮坐在车里,趴着车窗看外面。

  如果不是门口的烫金大字写着研究所和传达室看起来比一般地方专业的安保,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有些年代的厂房,四五幢六七层的灰色大楼,墙面斑驳,院子里停车的地方也是老式的,车位间隙处长着杂草,稀稀拉拉的停着几辆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