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南跟我说, 你是他唯一债权人、监护人, 他的任何事情,我都可以毫无隐瞒的告诉你, 并且不用美化。”吴医生真人比阿蛮想象的高,和视频里一样和蔼, 很爱笑, 并且说话声音温柔。

  阿蛮点点头。

  她有点紧张, 吴医生看完简南之后就把她单独叫到了办公室,她的办公室里有很舒服的沙发, 很精致的杯子, 很香的咖啡豆。

  吴医生是看着简南长大的长辈, 温柔和蔼的让阿蛮手脚都有点软。

  她从来没有被这样有教养的和蔼的长辈款待过, 吴医生给她倒的咖啡里面还加了她自己手打的奶泡。

  并且放了很多糖。

  吴医生知道她喜欢吃甜的。

  “抱歉。”吴医生温和的笑, “为了阿南,我贿赂了陆为, 让他说了不少你的事。”

  吴医生敏锐、幽默并且坦诚。

  阿蛮又摇了摇头:“没关系。”

  她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轻放软。

  “你……”吴医生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终于坐下了之后, 沉吟了一下, “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可能会让你觉得不太舒服,你可以随时打断我反驳我, 我没有恶意,我只是单纯的想要了解你们两个在这段感情里面各自承担的角色。”

  “这有助于让我理解阿南现在的情况。”吴医生补充了一句,“非常抱歉, 这样的治疗并不常规,但是阿南身上的很多东西很难用常规的方法进行。”

  阿蛮两手放在膝盖上,点了点头。

  她都快要紧张成简南了。

  “阿南把你当成他的唯一债权人唯一监护人甚至是唯一一个相信的人,你觉得这样的关系正常么?”

  吴医生换了个说辞:“或者说,你意识到简南根本没办法离开你,他把自己绑在你身上强迫你和他生死与共,你会感觉到不舒服么?”

  “类似于被变态缠上之后无法摆脱的那种不舒服,或者说被对方独占欲太强弄得失去人生自由的那种不舒服。”吴医生慢吞吞的,很温柔的把本来有些尖锐的问题拆开好几段,循序渐进,“我知道阿南对你做过的那些事,那不是一个普通人能承受的事,我想知道的是,他有没有通过特殊的方法强迫你。”

  “啊?”阿蛮万万没料到吴医生问的第一个问题她就答不上来。

  “阿南擅长说服人,你别看他看起来很直接似乎不擅长社交,但是通常只要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就一定可以达到他的目的。”

  普鲁斯鳄很早之前也这样劝告过她,让她不要给简南说话的机会。

  “所以,你被强迫过么?或者说,你后悔过么?”吴医生接着问。

  阿蛮微微蹙起眉头。

  “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了,我们可以先进行后面的问题。”吴医生并不勉强,甚至还冲她鼓励的笑了笑。

  阿蛮喝了一口咖啡。

  她开始摸不清楚吴医生的意思了,因为起了戒心,她的紧张感就消失了。

  “陆为把王建国的事告诉我了,再加上你曾经的生活经历,所以我默认,你应该是非常了解反社会人格的人。”吴医生还在继续,“我可不可以问问你,为什么在那么了解的情况下,还会和阿南建立这样亲密的无法分割的关系,你可以仔细回想一下,整个过程中,你完全独立思考主动的情况有多少次,是不是每个关键节点,其实都来自阿南的有意引导?”

  阿蛮放下了咖啡杯。

  “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阿南这样的家庭,他的幼年少年时期是被控制住的,他像是一个被关在固定模具里长大的面包,突出一点点就会被整形塞回去。”

  “火灾事件之后,固定他的模具突然消失,他失去了控制疯狂生长,被我用心理暗示遗忘了那段火灾之后,他变成了一个渴望回到过去的人。”

  阿蛮看着吴医生。

  吴医生也看着她,没有回避:“你没听错,阿南心底深处渴望回到模具里,投射到生活上,就变成他渴望一份永远都不会离开他的感情,他把这份感情变成一种固定的模具,被固定的感觉会让他有安全感。”

  “所以我可以想象他遇到你之后会有的所有表现,你强大坚定,你可以被依靠,你的包容心很强,阿南遇到你,百分之一百会想尽各种方法留下你。”

  “但是,你只是代替了他曾经偏执的母亲,成为了他的新的模具,不能离开,一旦离开,他这一次的疯狂生长将无法被心理暗示无法被治疗。”

  “这样,也没关系么?”吴医生看着她。

  还是那样温和的语气,不紧不慢的,一点都不咄咄逼人。

  还是微笑着,咖啡香味很浓,沙发还是很舒服。

  阿蛮笑了。

  “我没有原生家庭,所以我并不能理解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她回答,没有正面说自己有没有关系。

  语气已经很冲。

  如果这个笑眯眯的女人不是简南的心理医生,她现在应该已经暴走了。

  什么模具,你见过在模具里哭成孟姜女的人么??

  可吴医生还是微笑着,看起来没有半丝不悦,她说:“有影响的。”

  “因为你没有原生家庭,你害怕自己消失无踪被人遗忘,所以你很渴望被人需要,所以你特别能够包容不一样。”吴医生笑眯眯。

  “我其实不是个好教养的人。”阿蛮终于毛了,“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是因为你是简南的医生。”

  吴医生放下咖啡杯,做投降状。

  阿蛮嗤了一声,优雅个屁!

  矫揉造作!

  “我是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简南有没有算计过我,我比你清楚。”

  “我不是林经纬,他也不是王建国。”

  阿蛮站起身。

  “你就当我们两个都是变态好了,我就喜欢他这样的,一心一意,占有欲强,晚上睡觉不打呼的。”

  阿蛮最后那句,几乎是在挑衅了。

  简南不是洪水猛兽,他不是处心积虑算计着让她走不了。

  ……

  就算是他处心积虑的算计着让她走不了,那也是她自愿的,她给他的机会。

  简南,从来不会做让她不舒服的事,他做的所有行为,都是她默许的。

  如果说是有意引导,那倒不如说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引导他,她没关了那扇送药的门,她邀请他一起吃饭,她主动降价做他的保镖,她同意让他做她的监护人。

  她主动亲的他,那时候他还在纠结两人应该是什么关系,因为听说她掉到塘里,吓得脚指甲都翻起来了。

  要论变态,她的变态程度也不小。

  她就喜欢这样只抱着她的。

  “人的恋爱有很多种,不见得我们这种就一定是病态的。”阿蛮想想还是气不过,吴医生怎么可以这样,她是简南一旦出现问题第一时间就想找的人,怎么可以这样。

  这么不信任他?

  “这世界上多得是病态的感情,大部分人连一对一都承诺不了,还有很多人结了婚签了契约照样出轨偷情,病态的是他们,不是我们。”她气乎乎的,背着包就想走。

  不看了!

  她带简南去看别的医生!

  “我说过你可以打断我可以反驳,但是没说过你可以走。”吴医生还是坐在她的沙发上,还是那张笑嘻嘻的脸,“咖啡都还没喝完呢。”

  阿蛮站定不动。

  “阿南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吴医生看着阿蛮,“我知道他经历的所有事情,我觉得他这样智商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能变成现在这样,是一个奇迹。”

  “不是医学奇迹,他这个人本身的自控力,就是一个奇迹。”

  吴医生说了简南的好话,阿蛮别别扭扭的继续站着,没反驳她也没说要走。

  “他能遇到你,是另外一个奇迹。”吴医生仰着头,“你能坐下来了么?我年纪大了颈椎不怎么好。”

  阿蛮:“……”

  现在坐下很没有面子。

  但是……

  她是简南的医生,她叫简南阿南。

  这个称呼她只听到谢教授叫过。

  面子不值几个钱,阿蛮很快想通了,坐下去把那杯没喝完的咖啡一饮而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