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传染源还不确定,但是应该和前段时间的暴雨有关系。”简南站在一群人中间, 声音不大, 吐字发音却很清晰。

  阿蛮站在他旁边,恍惚的觉得自己又看到了切市那个拿着瘟鸡直面医闹的傻子。

  傻子一直是傻子。

  而她, 从旁观者变成了他的助理, 从完全不理解,到现在不管他做什么,她都相信他有他的理由。

  “丝囊霉菌感染在中国属于二类动物疫病, 传染性致死率都很高。”

  “老金在发现死鱼之后就封闭了出入水口, 在鱼塘里撒盐和石灰和药物治疗,但只是初步控制住了病鱼向外扩散,塘内的治疗效果一般。”

  “接下来这个星期, 针对鱼塘我们还是会用老金现在的方法,看看能否减缓池塘里的感染速度,针对丝囊霉菌, 我们会在实验室里做病原分离,用实验室的方法判断池塘里的丝囊霉菌对哪种消毒方法敏感,从而确定下一个治疗步骤。”

  “治疗的进度我会每周这个时间在这里跟大家汇报, 如果有问题,大家也都可以这个时候提出, 包括各家家里的牲畜的疾病,我都会尽量回答,但是时间会控制在一个小时内。”

  “所以建议大家有问题最好统一汇总到村长这里,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其他的时间, 希望大家尽量不要找我。因为我们只来了两个人,要判断病源,要做实验,还得修改鱼塘的水质,会非常忙。”

  简南一点停顿都没有的噼里啪啦。

  村里人都在震惊这一鱼塘致死率非常高的传染病,对简南刚才那一大段一大段的话都还没来得及消化。

  “怎么会有传染病的……”先是有人很小声的疑惑。

  “难道是买的鱼苗有问题么?”又有另一个人问。

  “这鱼苗不是比去年贵了很多么?”

  “我就说金线鱼苗太娇贵,我们村里又没有育苗专家,你看看,这不就出事了!”

  “老金为什么要封了出入水口,这样鱼不是死得更快么?”

  “他早就知道是传染病了吧,所以最近才经常去镇上。”

  围观的人群说话的人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疑惑到各种猜测再到后来开始互相指责,从小小声的嘀咕到大声吵闹。

  简南始终没动。

  阿蛮知道,他在等他们问他问题。

  “简博士。”村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公开弄得一个头两个大,“你看这……”

  他也不知道应该问什么。

  “能治好么?”这了半天,村长总算憋出来一个问题。

  “如果实验室里完全分离出丝囊霉菌,按照丝囊霉菌感染治疗的方法,根据现有的情况,可以制定阶段性的治疗方案。”

  简南一开口,周围的人声就又小了下来。

  “那现在塘子里的鱼苗,能留下多少?”问了一个问题之后,接下来的就相对简单。

  村长问的都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到底能不能治好,到底会损失多少。

  “丝囊霉菌在鱼苗中的传播能力并不强,如果是普通的养殖鱼苗,我的建议是拿挖掘机再开一个池塘,把现有的养殖鱼苗捞出来消毒清理放到另外一个池塘里,应该能保存下百分之七十以上。”

  “但是洱海金线鱼的养殖还在摸索阶段,为了配合金线鱼半穴居的生活方式,你们的鱼塘都是做过野生生态化处理的,水深,水质好,而且还都是活水。”

  “再造一个这样的鱼塘,投入会很大,时间也会很久。”

  简南说到这里,难得的停顿了一下,阿蛮发现他看了一眼老金。

  淹没在人群中的老金。

  “如果不及时把这些鱼苗从鱼塘中拿出来消毒,等鱼苗长大,这批鱼苗的死亡率应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而且金线鱼的成长期是两年,今年活下来的鱼苗,大概率会在明年这个时候再次爆发丝囊霉菌感染。”他终于说了。

  在一片抽气声中。

  “所以我们可以筛选出小部分的鱼苗,用小池塘试验繁育的方式保存下来。”

  “能保存多少?”这句话不是村长问的,问的人是老金。

  “最多,百分之二十。”简南回答。

  “实验繁育的方式需要很多资金。”老金沉吟。

  “对。”简南点头,“所以需要大家判定是否值得。因为实验繁育有失败的可能,有可能投入了血本无归。”

  周围又一次倒抽了好几口气。

  “你这个人,怎么嘴里都没有好话……”终于有个村民忍不住,弱弱的嘀咕了一句。

  “丝囊霉菌感染这件事,不是好事。”简南回答。

  不是好事,他怎么能说出好话。

  村长噎住了,村民也噎住了,老金在经历了一场疯子的洗礼后,反而淡定了。

  “就按照简博士说的做吧。”老金看着村长,“没有别的方法了,他提出的都是最优方案。”

  后生可畏,一天时间,想出的止损方案都是最优方案,虽然这样的方案大部分兽医都能想得到,可是他胆子够大,想出来就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