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人在特殊情况下会爆发潜能,但是这并不包括穿着食品袋跑土坡, 更何况这土坡昨天凌晨还下了一场雨。

  简南摔了好几跤, 人群里面有人想要拉他一把,被他推开了, 他只觉得这些人碍眼, 拦着路,走路还都比他快。

  他扯掉了脚上的食品袋,很奇异的, 并没有感觉到痛, 于是终于可以跑得更快。

  理智一直都在,这两个陌生男人身上就算扛着火|箭|筒阿蛮都可以全身而退,她愿意跟他们缠斗, 就说明阿蛮应该有其他的计划。

  但是……

  他一边跑一边喘,脑子里但是了之后就开始空白。

  一片空白,他都想不起来他跑成这样理由。

  眼前有金黄色, 夕阳的光线,老旧的房子,放在客厅里的老式留声机, 吱吱呀呀的,没有音乐, 只有刺耳的空转的声音。

  有奇怪的味道,刺鼻,像是用了很多年的充满了尘土的地毯被点燃的味道。

  他在一片空白的金黄色中奔跑,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甚至能感觉到周围的嘈杂,村民很多,有人和他擦肩而过,有人试图拉他,有人试图和他讲话。

  他又摔了一跤。

  这次又有人扶他,他甩手,留声机吱吱呀呀的空转让他异常烦躁。

  “你这是什么鬼样子?”抽成真空的黄昏房间里突然晃了一下。

  简南继续甩手。

  “喂!”房子晃动的更加厉害,他觉得这一声喂很生动,有脉搏。

  简南茫然抬头。

  拉他起来的那个人弯下腰,用身上的外套给他擦脸,外套是湿的,一股鱼塘鱼腥味。

  这下那个黄昏房间彻底塌了,鼻子里面刺鼻的地毯烧焦味道不见了,他往后仰,屏着气。

  太臭了,细菌的味道。

  刚才摔跤被红泥糊了脸,现在终于能从眼睫毛缝里看清楚那个弯下腰的人。

  阿蛮。

  湿漉漉的阿蛮。

  “你这是什么鬼样子?”这句话也是阿蛮问的,她又问了一次。

  周围还有人在说话,简南却维持着摔了个狗啃泥的姿势,一动不动。

  阿蛮蹲下。

  用她身上臭烘烘的外套继续给他擦脸,擦完脸又给他擦手。

  简南继续屏住呼吸,他觉得泥巴其实比阿蛮身上的外套干净,但是他动了动嘴,主动把另外一只没擦的手递了过去。

  “你这是一路滚过来的么?”阿蛮的语气听起来在调侃,给他擦手的动作却很用力。

  “他们说……”简南决定把他们的名字都说出来,“村长夫人告诉我老李家的小孩二丫跑到村里说,她看到你被两个陌生男人推到鱼塘里了。”

  阿蛮被他的叙述方式弄得转了几个弯才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他这是真的被吓着了,所以把这两个传话的人记得清清楚楚。

  “就两个陌生男人,身上还没武器,你没脑子么?”阿蛮低声骂他。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简南终于想起了那个但是,那个他大脑进入真空状态前的但是。

  “你有可能在和人打架的时候脚滑掉到鱼塘里,这个鱼塘为了培育洱海金线鱼挖的很深,里面很多海草和洞穴。”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游泳。”他重复。

  所以他连这个但是都不敢想。

  “我不但会游泳,我还能无装备深潜,跳伞,滑雪,蹦极。”阿蛮终于把简南的脸擦出了皮肤原本的颜色,“所有和生存有关的事情,我都会。”

  那是她能活到现在的筹码。

  “哦……”简南木呆呆的应了一声,还是趴着不动。

  “你等一下。”阿蛮发现简南早上跑路的时候穿出去的拖鞋已经没了,他赤着一只脚,膝盖上有擦伤,被红泥巴糊满的赤脚大拇指指甲那一块,有不太正常的凸起。

  她站起身,拉住了旁边一个村民,轻声说了两句。

  那个村民看看阿蛮又看看简南,往回快跑了两步。

  “就那个人。”阿蛮指着简南身后,“穿黑色衣服的那个,他身上没伤就呛了两口水,把他拽下来,换简南上去。”

  简南这才看到大部分村民都已经从鱼塘出来了,他身后有三副担架,担架上躺了三个人。

  他看着村民十分迟疑的和阿蛮交换眼神。

  “就那个。”阿蛮点头,毫不犹豫,“拽下来,他自己肯定能走。”

  于是村民就真的把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人拽下来了,对方哎呦了一声,听起来倒是中气十足。

  “担架上那两个我已经做过急救,都只是骨折问题不大,等救护车来了送到镇上的医院,剩下那个直接送到镇上派出所。”阿蛮吩咐,“我先把简南送到卫生所。”

  “你真是要死了。”阿蛮等村民把简南抬到担架上,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骂他。

  怕他在村民面前没威信,还凑得很近。

  “下次跑出去再不穿鞋子我就把你脚剁下来喂狗。”她说着不可能做到的威胁,气哼哼的。

  她说下一次。

  “我大拇指指甲翻出来了,脚后跟也磨破了。”

  “刚才跑过来,摔了六跤。”

  他真空了,但是倒还记得很清楚。

  “闭嘴!”阿蛮恨不得掐他。

  “刚才那三个人就是你说的外村人的脚印?”他的话痨技能突然解封了。

  因为阿蛮说下一次。

  “关你屁事。”阿蛮凶巴巴。

  ……

  他就是过来治鱼的,当然关他的屁事。

  “你也掉水里了么?”不过阿蛮心情不好他就不问,“要消毒,回去洗澡之前先用我给你的药水,鱼塘里有石灰粉,伤皮肤。”

  阿蛮:“……”

  “你不痛么?”她倒是真不知道简南那么不怕痛,上次胳膊脱臼痛到一直吐的人这次居然不觉得痛了。

  她都看到他脚后跟从红泥土包围下渗出来的血渍了。

  “麻了。”简南咧嘴,在担架上躺平,两手规规矩矩的交叉放在肚子上。

  麻了,没感觉。

  阿蛮没事。

  阿蛮说,下次。

  ***

  村里卫生所的医生跟着那几个受伤的人上了救护车,村长在卫生所里徘徊了一阵,想要找人帮忙处理简博士脚上的伤,都被阿蛮劝走了。

  “他不喜欢被被人碰。”阿蛮和村长说。

  简南躺在卫生所的床上歪着头。

  他确实不喜欢被人碰,人多了也会烦躁,但是阿蛮是怎么知道的,他明明平时挺喜欢碰阿蛮的,他对阿蛮的手都已经熟悉到能画出她手指指纹的程度了。

  他也大概知道了今天在鱼塘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蛮一开始去了河道上游,看到三个陌生男人形迹可疑,就一直暗中跟着,看着他们在河道口取水,又跟着他们到了鱼塘,在他们打算拿容器往鱼塘里倒东西的时候突然出现,取水的那个人被吓得摔下鱼塘,阿蛮跳下去救人,没想到岸上那两个人居然没想让她上来,拿了根木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