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曼村的村民都在酒席上, 没有路灯, 阿蛮仗着夜间视力好,也没开手电筒, 两个人连体婴一样在漆黑的乡间小路上慢吞吞的挪。

  简南醉酒了之后就不怎么爱说话, 估计是真的难受了, 克制着让自己不要伸手挠, 呼吸声很重, 身上很烫。

  回去的路并不长, 但是这样慢慢挪,却也可以挪很久。

  不知道是乡间小路上泥土的味道还是吹过来微暖的夜风, 阿蛮兴致很好的开始哼歌。

  五音不全,哼的歌有点像墨西哥的调子又有点像这边的民歌, 不伦不类的,因为安静,她这不伦不类的歌引得周围好几家农舍的狗都开始狂叫。

  “狗都笑你。”喝了酒的简南很有几分酒胆,说出来也不怕会被阿蛮揍。

  “那你唱!”阿蛮气乎乎。

  简南笑,身体软塌塌的半靠在阿蛮身上,声音沙哑:“我不能唱歌。”

  “唱歌会难受。”他的话还是很简短。

  阿蛮仰着头看了他一会, 拍拍他的屁股, 继续慢吞吞的往前挪。

  “你毛病真多。”阿蛮的语气不像是在埋怨,软绵绵的。

  他真的有好多毛病,多到她觉得他能这样白白净净的长大,都是非常了不起的生命奇迹。

  “但是我脑子里有歌。”简南声音也软绵绵的,“一直都有。”

  那首白兰花, 一直都在,咿咿呀呀的,不合时宜的出现在他生命中每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一直都有?”阿蛮听不懂这样的描述。

  “平时藏着,当情绪出现问题的时候,就会出来。”简南说的很慢。

  “已经快十年了,我脑子里一直有这首歌,咿咿呀呀的,用那种最老式的留声机不停的单曲循环。”

  “情绪激动失控或者有剧烈波动之前,这首歌就会开始拉长音,如果我这样的情绪一直不停止,这个长音就会开始像跳针的老唱片,声音会变得很尖利,到最后会变成让人难以忍受的金属划过玻璃的声音。”

  “要发现这个规律并不容易,因为这规律藏在自己的脑子里,要发现得把自己完全抽离,但是那个时候,脑子里往往又是没有这首歌的。”

  “所以最开始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对脑子里突然冒出来的这首听都没听过的老歌并不排斥,这首歌就好像应该存在在我的大脑里那样,哪怕这首歌发行的时间是在1946年。”

  阿蛮听得很入神,并没有注意到简南已经渐渐站直了,赖在她身上的手改搂住了她的腰。

  连体婴的两个人,在黑暗中走出了相依相偎的姿势,情侣的姿势。

  “再后来,我就习惯了。”

  “虽然这首歌每次响起来的时候我仍然会有一种莫名的这东西不应该在我脑子里的诡异感,但是它一直挥之不去,经年累月,它就真的变成了我的一部分。”

  “如果不是你,我应该到现在都没办法知道这首歌在我脑子里的用途。”

  阿蛮张着嘴。

  她什么?

  “到了墨西哥之后,我脑子里频繁的一直出现这首歌,有一阵子这几乎变成了我说话的背景乐。”

  “第一次去阁楼找你的时候,是我把血湖样本带出来的时候,我知道这件事很危险,我那时候担心过自己会不会真的没办法活着离开墨西哥,所以那阵子,我脑子里的这首白兰香并不平静,经常跳针。”

  “在阁楼上看到你的那一刻,这首歌空白过。”

  阿蛮:“啊?”

  “就突然安静了,没有声音了。”简南比了比自己的脑袋,“就像现在这样。”

  “为什么啊?”阿蛮从他开始提到白兰香开始,就一直觉得毛骨悚然,在这黑漆漆的乡间小道上,听着简南用很平静甚至有些软绵绵的语气告诉她,他脑子里一直有一首1946年发行的老歌。

  “我应该那时候就喜欢你了,只是这种情绪对我来说很陌生,所以当下并没有反应过来。”简南顿了顿,“当天晚上反应过来了,但是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因为切市太热了。”

  “反应什么?”阿蛮没反应过来。

  “我醒了,去洗澡了。”简南难得的没有抛直球。

  阿蛮又反应了几秒钟:“……哦。”

  她懂了,可能因为脑补了一下,她觉得自己耳根有点烫,她连主动亲他都没红过的脸,现在在黑暗中也觉得烫烫的。

  “然后呢?”所以她用手背贴着脸颊降温,企图转换话题。

  简南的手很精准的也跟着贴到了她的脸颊上,因为酒精的原因他手也很烫,贴着就更烫。

  “你别得寸进尺!”阿蛮咕哝。

  她对他越来越凶不起来了,这声警告听起来简直是在撒娇,没牙的那种撒娇。

  “然后在黄村村口,舌形虫的那一次。”简南果然就没有再得寸进尺,他手指拂过阿蛮的脸颊,阿蛮听到他很轻的笑了一声。

  她想骂他一句笑屁啊,却在舌尖变成了一声模糊不清的咕哝,本来就抱着简南腰的手用了力,把自己埋进简南的怀里。

  有点羞人。

  真奇怪,刚在一起的那两天,她的脸皮没那么薄。

  简南站直,把阿蛮搂紧。

  他知道他一直在微笑,哪怕现在身上很痒,哪怕他说的这件事,并不值得微笑。

  “在黄村村口的那次,你凑近我,跟我说‘他|妈|的、该死的、狗屎一样的人生’。”简南把这句话复述的很慢,用念诗的语气。

  “你他|妈|的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骂脏话。”教人骂脏话的阿蛮脸又红了。

  喝了酒的简南好可怕,幸好他喝了会过敏。

  “那一次我脑子里的白兰香也停了,而且停了很久。”简南放过了阿蛮的恼羞成怒。

  她在他面前越来越像个普通的二十二岁的女孩子,真好。

  “你那一次突然之间凑近我跟我说的这句话,非常像专业心理治疗的时候,心理医生的心理干预。”

  出其不意的突然切中要害,强势的心理引导,这些都是在做心理干预的时候心理医生经常会做的事情。

  所以他在那段短暂的空白里,想到了吴医生。

  “白兰香这首歌,是吴医生放到我脑内用来拦住我大脑前额叶区块失去反应的门。”

  “就像是一种心理暗示,每次触到我情绪极点的时候,这个暗示就会启动,大脑会用尖利的声音引导我离开那个情绪区块。”

  “就像个警报器。”

  他脑子里有地|雷,吴医生在他脑内划出了雷|区,当他靠近的时候,就会发出警报。

  阿蛮想起费利兽医院着火那个晚上,普鲁斯鳄告诉过她,吴医生对简南做过心理干预,简南已经忘记了会让他起应激反应的根本原因。

  吴医生在简南的脑子里放了一首歌,用这首歌做了一扇门,把简南的黑暗关在了门外。

  但是这首歌越来越岌岌可危,所以阿蛮多次在简南平静的时候,感觉到他瞳孔里汹涌的黑色。

  她是觉得他可能扛不住,才教他说脏话的。

  “我让我妈妈坐牢这件事,是在雷区里的秘密。”王二家的新房到了,简南推开门,打开灯,“一旦知道了这首歌的意义,门就开了。”

  “或者说,它的作用还在,但是我已经很清楚的知道,这首歌为什么会响起来,它的背后是什么了。”

  “吴医生知道么?”阿蛮没想到简南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把他的过去说出来。

  普鲁斯鳄并不知道简南已经想起来了,那么吴医生呢?

  “她不知道。”简南摇头,“每月的心里评估只是评估稳定性的,我一直很稳定,所以她一直以为白兰香的作用还在。”

  “本来只是模模糊糊的想起了这扇门里面是一场火灾,但是费利兽医院着火那天,我脑子里模糊的记忆就都串联起来了。”

  “那你……”阿蛮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我没事。”简南笑,阿蛮也有说话欲言又止的那一天。

  因为她担心他。

  “掉到陷阱里的时候,我脑子一直是空的,没有白兰香,一片空白。”

  “陷阱里面很黑,我知道贝托他们带着枪,如果发出声响被他们找到,可能就等不到你了,所以我很紧张。”

  “本来就在应激状态,再加上突然之间想起了所有的事,我当时已经呼吸困难,觉得自己随时都会晕倒。”

  “所以我一直在脑子里反复循环你那句骂人的话。”

  阿蛮当时的语气,阿蛮当时的表情,阿蛮当时头发弯曲的弧度。

  “然后你就来了。”简南看着阿蛮笑。

  然后,他就好了。

  那扇门里的东西,还在门那一边,还在熊熊燃烧,但是他脑子里却有了另外一个声音。

  把他拉出火海,帮他关上门,在门外拥抱他的那个人,一直都在他身边。

  所以,他就好了。

  没那么怕,没那么紧张,也开始逐渐相信门那一边的东西,始终只是门那一边的。

  伤害不了他。

  过去,与他无关。

  “所以你不用去找吴医生,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简南拉着阿蛮一起坐在客厅大门口的台阶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我会公正客观,但是我一直是受害人,不是加害者。”

  阿蛮:“……你听到普鲁斯鳄跟我说的话了?”

  隔着十几米远啊,这什么耳朵。

  “我看到普鲁斯鳄的嘴型了。”简南语气不屑,“他以为自己还带着鳄鱼头,说话都不避开我。”

  蠢。

  阿蛮失笑。

  “还痒么?”她伸手想要撩开他衣服看肚子。

  简南使劲拉住衣服下摆,摇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