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老金和村长是真的打起来了, 流水席一片狼藉, 到处都是摔破的碗盘和倒地的桌椅,大部分村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 小部分听到一点点的在这种情况下又不敢火上浇油, 只能拉着几个熟人跑到角落窃窃私语。

  结果认真拉架的人只剩下计算机国际专家普鲁斯鳄和村长夫人。

  “过来帮忙啊!”普鲁斯鳄狼狈的头上印着鳄鱼的棒球帽都被扯到只能挂在耳朵上。

  老金打架非常原始, 腥红着眼跟一头牛一样往村长身上撞;村长估计也上头了, 老金一过来他就伸手开始抓, 头发衣服裤子, 能抓到什么是什么。两个加起来快一百岁的人,打起架来一声不吭, 声势惊人,几个来回脸上就都挂了彩。

  阿蛮劝架是专业的, 连表情都没怎么变,走上前一手掰过老金的手腕,一手拽住了村长的胳膊。

  老金脾气硬,手腕痛的都快要断掉了也只是停住动作站在原地喘气。

  村长怕痛,阿蛮胳膊一拽他就立刻顺势想要跪下,还是阿蛮怕场面太难看又踹了一脚村长的膝盖, 村长才哀嚎着勉强站直了。

  “我就说, 阿蛮姐姐会武功!”人群中,二丫童稚的嗓子特别显眼,阿蛮放开手的时候还冲二丫咧嘴,抛了个媚眼。

  简南咳嗽了一声,问村长:“要在这里谈么?”

  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打起来, 但是他猜测应该就是为了王建国的事。

  村长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

  老金站在原地脸色变幻了好几下,也沉着脸跟着进了屋。

  普鲁斯鳄重新戴好了棒球帽,一头一脸的汗。

  “是老金先去找村长的,两人闷头谈了很久。”

  “我坐的远,只听到几句大声的,老金说村长是没文化的愚民,村长说老金是养不熟的外人,然后就……”

  简南看了普鲁斯鳄一眼。

  普鲁斯鳄瞪着眼:“怎么地,我就只听到了最后那两句怎么地?你连人都不在凭什么瞪我!”

  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和阿蛮两个人来的时候脸上春风满面。

  怎么地?

  单身狗就注定连吃饭的时间都得工作么?

  “你领子歪了。”简南指了指普鲁斯鳄的t恤领子。

  普鲁斯鳄的t恤花纹很对称,一旦歪了他全身的鳄鱼印花嘴巴角度就会歪掉,简南又看了一眼,扭过头,跟着老金进了屋。

  普鲁斯鳄梗着脖子,把领子拽的更歪,雄赳赳气昂昂的跟了进去。

  “幼稚。”阿蛮在后面吐槽,这两人难受对方的方式就是用强迫症逼死对方,幼稚!

  ***

  屋里的气氛很凝重。

  老金和村长都坐在桌边吧嗒吧嗒的抽水烟,村长夫人带着孩子进了里屋,简南和普鲁斯鳄坐在靠窗的地方,被水烟熏得难受了,就扭头向窗外吸一口新鲜空气。

  动作太过明显,以至于老金哼了一声把水烟往桌子上一丢,水烟管哐得一声,村长吓了一跳,也不抽了。

  仍然没人开口说话,没有水烟抽,这沉默就变得更加干巴巴。

  简南又等了几分钟,站起身。

  “你去哪?”老金瞪眼。

  “我酒精过敏。”简南往门口走,“我要回去睡觉。”

  反正都犟着不愿意开口,他还不如回去睡觉,双人床、两个人,还有二丫刚才不小心泄露的她爸妈的小秘密。

  虽然他不想在别人新房真的做什么,但是抱着也是好的。

  “要不是你我今天至于这样么!!”老金震惊了,他了解简南,他不会跟他玩欲擒故纵那一套,他说要回去就是真的回去,你看这走路脚步都不停,他开口了他转身,居然还一脸不情不愿。

  这才十点钟!

  年轻人睡那么早干什么!

  浪费生命!

  “要不是没有简博士我们全村人都得被蒙在鼓里!!!”村长的嗓门比老金还大。

  他太失望了。

  老金早就知道鱼塘里的鱼得的是什么病,老金甚至知道这病是从哪里来的,他一直不说。等大老远请来的专家也发现了这病是从哪里来的,他实在瞒不住了才告诉他。

  这算什么?

  他跟他保证他能治好池塘里的鱼,他说新来的简博士虽然年纪小但是本事不小,按照他的方案,损失可能会比原来预计的少一半。

  可是如果老金早点说,早点公开,说不定现在赔偿都已经到位了,也不会让简家媳妇为了鱼塘被人推到塘里去。那鱼塘都是死鱼和石灰粉,味有多大大家都知道。

  如果不是简家媳妇,那个掉到鱼塘里的人如果真没救上来,这赔偿的事再加一条人命,得变得多复杂,他们还能拿得到赔偿么?!

  他一直以来那么信任老金,当初他来村里住的时候看他一个人可怜,找了好几个壮汉帮他修正房子,这么多年了,逢年过节的哪一次不是送米送菜,怕他孤单,年夜饭都是一起吃的。

  他把老金当老师,当兄弟,当成村里的救星。

  可是他瞒着那么大的事,事到临头了,还敢跟他说现在病情基本控制住了,死鱼的数量在减少,追责病源这件事太复杂,他还想要再查查。

  查他个大头鬼!

  “简博士你说说看!”村长开了话茬话就多了,“这治鱼和追责病源也不冲突,他现在这样难道还想瞒着谁?一百多万的损失,他打算自己扛下来么!”

  村长也不叫他老金了,一口一个他,手指头点的小鸡啄米一样。

  简南坐回到窗口。

  他很不耐烦这样的事,这样的事和治鱼没什么关系,也不是他来的工作内容。

  他以前也曾经为了这样的事和谢教授吵过,他的工作明明已经完成了,他明明只是个兽医,为什么还要和人打交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