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曼村租了台挖掘机, 老金有在曼村挖鱼塘的经验, 简南为了让洱海金线鱼的鱼苗可以更平滑的生存过渡,也到现场参与了整个过程。

  他不适合现场, 每次回来都是一脚的泥浆, 鼻子都被云南低纬度的阳光晒得开始发红脱皮, 所以他晚上在自己的箱子里扒拉了半天, 居然扒拉出几包面膜。

  阿蛮:“……”

  她倒是知道他很珍贵, 但是没料到他会珍贵到这样的程度。

  “晒后修复用的。”简南把几包面膜包起来放到水井里冰镇, 拆了一包,指了指阿蛮脸上最近被晒出来的小雀斑, “你也得用。”

  “你别想把这黏糊糊湿嗒嗒又冷冰冰的东西往我脸上放。”阿蛮动作敏捷的站起来跳上房梁。

  她忘了她现在是简南的女朋友,她也很珍贵。

  每天早上出门被他连哄带吓的逼着用防晒霜, 晚上回家洗脸还得盯着她用卸妆水——她都不知道简南居然买了这些东西,她都不知道国内买东西居然那么方便,这么偏的地方只要在网上买的东西一周两次送到村长这里再去拿就可以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简南买了几箱内裤躲在房间里面用实验用的仪器消毒,抽真空,然后心满意足的放好——那里面居然有她的内裤。

  没错,她现在的内裤也很贵。

  “你走开!”阿蛮誓死捍卫自己保镖的尊严。

  再养下去她就细皮嫩肉了, 这像是什么样子!

  “其实我不用跟着去挖鱼塘的。”简南拿着面膜, “我只要在实验室里把水质模拟出来就行了,这些体力活都不用做的。”

  “但是你喜欢这里的村民。”简南看着阿蛮,“你还希望我能有点肌肉。”

  阿蛮咬牙切齿:“你有种就不要去,这借口你最近都用烂了。”

  一天起码用十次。

  简南抿着嘴。

  阿蛮蹲在房梁上犹犹豫豫,最终还是低咒一声, 跳下房梁,走到简南面前仰起了脸。

  “我对你真的太好了。”湿嗒嗒的东西贴在脸上,感受和她想象的一样不好。

  “嗯。”简南也贴了一张,和她肩并肩坐在院子里。

  曼村没什么光害,院子上方那块星空在晴朗的天气里,会有银河,真的银河,不是用夜光装饰贴出来的那种。

  阿蛮仰着脸。

  “我喜欢照顾人,做保镖的时候,我最喜欢委托人凡事都会看我一眼才放心去做的样子。”她敷着面膜,说话含含糊糊,“所以我以前常常想,如果我有个弟弟,我可能会把他宠到天上去。”

  就像现在这样。

  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会想让人依赖她非她不可,所以会想让自己变得很强大,变得谁都需要她。

  “我可以做你的弟弟、哥哥、亲人、委托人。”简南半分停顿都没有,“任何人,你想要的,我都可以。”

  疯子说着变态的话。

  “儿子呢?”阿蛮转头,逗他。

  “……”简南喉结动了动,“我可以跟你一起生。”

  阿蛮:“……”

  妈的。

  “你有那么多敌人不是没原因的。”这张嘴简直是万恶之源。

  简南笑,学着阿蛮两手交叉放在后脑勺,靠着台阶往后仰,一起看着星空。

  “你们两个为什么要把院子大门关起来?”普鲁斯鳄的声音,嘀嘀咕咕的。

  推开门,三个人六目交接。

  普鲁斯鳄面无表情的往后退几步,重新关上院子大门,呯得一声。

  一秒钟之后,又打开大门,径直走向两人,把放在旁边的面膜撕了一包贴到自己脸上。

  “我想过了。”他声音含含糊糊,“没道理每次享福的都是你们两个人。”

  “我只是个技术工!”

  他今天出了一天差了,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打开门的第一件事就看到这两人惬意的敷着面膜躺在台阶上看星星。

  “不洗脸敷面膜会长痤疮。”简南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调出付款二维码递给普鲁斯鳄,“面膜钱。”

  阿蛮无语的往边上挪了挪,离这两个一碰到面就回到六岁的幼稚鬼远一点,伸手:“王建国的资料。”

  普鲁斯鳄一边乖乖付面膜钱,一边把手里的包丢给阿蛮,嘴也不闲着:“这都是只有我本人去才能调的出来的资料,一个字一个字的好好看,珍惜一点。”

  阿蛮没理他,摘掉面膜靠在门边开始一张张的翻。

  找黑鱼养殖场当初是怎么感染上eus的并不简单,第一次感染eus的时间未知,作为当地最大的水产养殖场,在里面工作的人很多,流动性也很大,阿蛮查了几个人,都对鱼塘曾经感染过鱼病一无所知。

  这半年时间,记录在册的黑鱼鱼苗和输入到市场开始贩卖的黑鱼成鱼,都没有出现问题,整个养殖场的折损率都在正常范围内。

  从表面数据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曾经或者现在正在大规模感染eus的养殖场,除了黑鱼养殖场的法人王建国,没有人知道真相。

  阿蛮在这里能做的事情不像在墨西哥的多,她在这里没有耳目,没有关系网,也并不清楚国内的法律,所以简南把前期调查王建国的事情交给了计算机专家普鲁斯鳄,他有专家顾问通行证,可以调取一些有前科的普通人的档案,包括银行往来记录和一些简单的家属关系。

  为了让普鲁斯鳄认真干活,简南让塞恩帮忙在血湖附近给普鲁斯鳄装了个摄像头,摄像头正对着一个鳄鱼蛋。

  这家伙终于有了新的心灵寄托,最近这两天干活很卖力,嘴巴仍然欠,但是活干的很好。

  他几乎找到了阿蛮需要的所有资料,还用他那个用来预测搜索人是否有自杀倾向的系统黑进王建国家的网络,跑了一遍王建国历史浏览记录里所有的搜索记录,把系统分析有问题的记录都给标红打印了出来。

  “你如果开个安保公司,我一定会去你公司打工。”职业病挺严重的阿蛮啧啧称奇。

  比她花钱培养的耳目都要好用的多,还安全。

  “信息时代,我就是王。”普鲁斯鳄下巴就快要翘上天。

  阿蛮:“……”

  和普鲁斯鳄比起来,简南真的要沉稳很多,起码他只是告诉别人他是双博士的天才,而不是王。

  “王建国有三个切入点,他有个儿子。”术业有专攻,阿蛮处理这些东西很专业,“出狱之后结的婚,结婚一年多就离婚了,那时候他儿子刚刚出生,从后续的通讯记录看,他和他儿子一直保持着逢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