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像简南预估的那样, 他发出去的那封邮件并没有受到很大的阻力, 一直以来暗潮涌动互相较劲的项目成员在这种时候目标完全一致,有了简南这样的人跳出来,所有人做事都简单了很多。

  所以简南甚至收到了一些十分善意的回邮,感谢他愿意在这样的时候站出来。

  “人性真复杂。”普鲁斯鳄带着鳄鱼头感叹。

  抛开大是大非,大部分人的人性都没有明显的善恶, 目标一致的时候是朋友甚至是挚友,利益相悖的时候,又会是另外一种样子。

  简南了解这些。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样的人了解这样的事,听起来就很悲伤。

  但是简南并不悲伤。

  他忙成了陀螺。

  之前他最最排斥的那些对外的公关, 对内人的管理都变成了他这个阶段工作的重点, 他用他独特的、特别能唬人的说话方式,真挚而全面的向大众解释了血湖项目的全貌。

  他告诉所有人,血湖目前的污染正在以每年三平方公里的速度向外扩散,最先产生影响的是牲畜、植被、空气、水质,再然后就是人。

  每年三平方公里似乎很小,和切市面积将近两百万平方公里比起来, 这样的速度可以扩散几十万年。

  但是实际上, 简南给大家看了一个模拟图。

  以血湖为圆心, 污染的速度每蔓延十公里,就会影响到一个村庄,数百亩农田,如果这个村庄不撤离, 根据传染病传播模型,这个村庄的牲畜和人类也会形成一个圆心,开始传播各种会传染的疾病。

  血湖目前除了舌形虫之外确实没有发现更严重的人类传染病,一个村庄数百亩庄稼,听起来也和大多数人无关。但是按照这个速度,只需要五年,切市的市民就能明显感觉到,大批量被感染和灭杀的牲畜导致鲜肉鲜鱼和日常粮食价格变贵了,市内需要向外购买进口的食物变多,各种名目的食品税增高,本地的食品加工厂频繁裁员,这是血湖污染扩散十五公里后,对市民的真实影响。

  再过五年,市民们会发现诊所医院的资源开始不够,城市的宜居度下降,有资本的人开始迁徙,人们会迎来第二波失业潮,而那时候,血湖污染只扩散了三十公里,逐渐靠近市区,切市内的市民根据传染病模型,患各种慢性皮肤病的人会超过百分之三十。

  以上的所有数据模型,都有大量的数据统计作为基础,推测的真实性无限接近未来。

  而且,这还是最好的可能。

  污染是人类从上个世纪以来就面临的巨大难题,而传染病,则是从有生命开始就一直威胁物种的东西,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准确的说出病毒到底是如何形成,接下来可能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异。

  所以,这样的数据模型并不能告诉大家,如果这十年内对血湖不管不顾,接下来要面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

  也许会衍生出可以毁灭人类的超级病毒。

  也许一夕之间血湖的毒雾因为气候原因迅速扩散,十年之内切市就会变成空城。

  小小的血湖,就像是切市体内一个微不足道的癌细胞,它会扩散,会繁殖,会复制,会变成无法预知的隐形炸|弹。

  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偷猎人贪得无厌在潟湖里面投放动物内脏吸引鳄鱼和蟒蛇。

  阿蛮不知道简南的这些话算不算危言耸听,和他当初跟她说伤口得消毒不然就会死于各种奇怪疾病一样,她不知道简南说的这些东西会不会真的实现。

  切市的市民也不知道。

  他们甚至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去听一个亚洲人在各种媒体上把这些话说完,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听过太多奇奇怪怪的末世论,听多了,也就麻木了。

  但是紧接着,就是普鲁斯鳄投放到每个人工作邮箱里的各种邮件,图文并茂,还做了小小的模拟数据游戏,告诉大家怎么玩才能真的把血湖玩爆炸。

  一百个人里面,可能有五个人会听完简南的话,剩下的九十五个人里面,可能会有三十个人打开普鲁斯鳄的邮件,玩玩普鲁斯鳄设计的恶搞的小游戏。

  有些改变是渐进式的,有些信息传输是潜移默化的。

  切市只要有将近百分之二十的人大概弄明白血湖是怎么回事,弄清楚这群国际专家到这里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接下来,推动整件事情发展的就不是血湖项目组了。

  把自己推到高处的简南,成功了。

  其实并不意外。

  他做了很多人在脑子里想过却没有做出来的事,不怕得罪人,不偏帮任何一方,把一直以来只有小范围人知道的事实放到了明面上,让想要知道的人有了可以具体了解的渠道。

  一周之后,简南的采访变多了。

  除了切市,还有周边的城市,专注环保的组织,传染病相关的期刊,一天下来三四个,密密麻麻的排满了行事历。

  “下周这个电视台的采访你不能去。”阿蛮在帮简南过滤采访行程,“采访的咖啡馆是全玻璃的,不安全。”

  简南越成功,贝托就越被动。

  一个本来只有郊区和几个原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