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因为暂停项目引起情绪波动的小组不止简南他们, 埃文是个很出色的项目经理, 他在立项初期挑选项目成员的时候,并不仅仅只把精力放在简南身上,他通过申请的大部分国际专家都是实干派的。

  有些专家希望能从治理血湖的项目中取经,把经验用到自己国家类似的情况治理中;有些专家希望能通过这类的国际项目为自己获得更高的国际声誉;还有一些专家就是单纯的轴,像简南小组这样并不擅长社交并不擅长表达感情, 只是单纯的喜欢做这样的工作。

  虽然目的不同,但是都对血湖用了心,这一个月下来,花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实打实的,没有人想要接受项目无限期暂停这样的结果。

  读书人的反抗方式往往很迂回, 项目组大部分成员都选择留在切市原地待命, 项目暂停期间之前合作的实验室也仍然照常工作,很多专家开始公开血湖数据,迁移自己擅长领域的血湖样本,他们大部分都做好了两手准备,万一项目真的无限期暂停,他们会把自己这一个月的研究成果带回自己的实验室。

  部分生物学家甚至开始大规模捕捉血湖幼虫采集植物种子, 希望能在项目暂停前留下血湖的生态快照, 就像简南之前猜测的那样, 哪怕现场做不了,专家们也希望能在实验室里做出可行方案。

  而简南则在费利兽医院闷头做了两天动物手术后,出现在了埃文的办公室。

  除了阿蛮没有人知道简南和埃文到底聊了什么,当天下午, 埃文又发了一封全体邮件,宣布简南成为项目对外的官方新闻发言人,并且在项目暂停期间代替埃文成为项目负责人,埃文会从即日起回到总部寻求帮助,归期待定。

  邮件一出,又炸了锅。

  本来简南因为最近的韬光养晦存在感降低了不少,项目组其他人和简南也没什么仇怨,只是单纯的道听途说,热度过去了也就算了,埃文的这封邮件一出,所有人就又把焦点都放到了简南身上。

  塞恩很爱做机器人朗诵的那个八卦论坛上,又开始说什么的都有。

  但是塞恩这次没有读帖子,他搬了个小凳子坐到简南旁边,双手托腮,状似少女。

  “你不恶心么?”普鲁斯鳄在镜头里面抖肩膀,“阿蛮都没你那么少女。”

  “不对,阿蛮没有少女过。”大概是仗着距离远,普鲁斯鳄并不十分怕阿蛮。

  但是他怕简南。

  简南只等他说完这句话就直接关掉了视频,再次弹出来的时候,耐心很好的再次关掉。

  “你们好幼稚。”少女塞恩用机器女声很梦幻的总结,继续维持着托腮的姿势。

  简南在发项目周报,看起来好厉害。

  “你为什么要做项目经理啊?”他问简南,语气也奇奇怪怪。

  “他有病。”普鲁斯鳄的声音又不知道从哪个蓝牙功放传出来,没有了视频,但是还是能想象得到他那个逼真的鳄鱼头,“他有种开手机看看他那个谢教授会怎么骂他。”

  简南写周报敲键盘的手停了半秒钟,继续噼里啪啦。

  阿蛮仍然坐在窗台上。

  她知道始末,她是让简南变成项目负责人和新闻发言人的帮凶。

  她知道简南会在周报里写什么,除了一直以来常规的项目进度之外,简南会安排各组负责人提交申报各种科技专利的计划——国际项目都是散装,这件事本来都是各人负责各人的,埃文从来没有干涉过,所以这也算是埃文暂时退居二线的原因,他不方便出头做坏人,简南方便。

  他还在周报上要求各小组按照他发下去的海报格式制作每个小组负责的传染病、环境整治以及濒危动物的海报,他没有在周报里说用途,但是阿蛮知道,简南打算把这些东西批量制作,除了分发到周围的村庄,他还会让普鲁斯鳄用不足为外人道的方法,把海报发送到市内所有人的工作邮箱中,海报上写明了,血湖病毒如果扩散,他们到底会失去什么——这件事真的做了,一定会得罪当地政府,所以埃文仍然不方便出面,而疯子简南,很方便。

  针对每个小组接下来的工作,他要求大家在项目暂停期间把所有已经确定的病毒株和其他生物数据都上传到各自国家的生物信息库以及bhbd[1]中,接下来会由他们小组的普鲁斯鳄带头,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所有数据集合做一套完整的数据模拟系统,供项目组的每个人使用——这件事其实是埃文一直以来想做的事,血湖项目的周期注定会变得非常长,万一项目暂停,万一专家没办法长期驻守,数据模拟系统会是最好的选择。

  最后,作为新闻发言人,简南在周报下面附上了他接下来需要接受的所有采访,征集采访素材,并且言语真挚的感谢了所有的人。

  围观了整个周报编写过程的塞恩始终维持着张嘴的状态,又一次黑进简南电脑的普鲁斯鳄对那个数据模拟系统发表了十几句极具创意的脏话。

  “……他们,会听你的么?”塞恩吓得都乱断句了。

  这样的问题,阿蛮也问过简南。

  “会的。”简南当时的回答很肯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