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像简南说的那样, 在贝托的指使下, 当地居民和项目组成员小规模的暴力冲突变多,血湖之前搭建好的现场实验室被频繁破坏,监控装一个毁一个,甚至连一直以来跟着他们进出血湖的当地地陪也纷纷辞职。

  一周之后,血湖项目有一组成员在现场做水质检测时和当地村民起了冲突, 这次冲突双方都带着多日积怨,推搡了几下就开始失控,项目组成员重伤了一个,对方村民骨折了两个。

  埃文给全项目组发了邮件,修复血湖项目终于因为安全问题宣布暂停, 恢复时间待定, 他希望各组专家能够在切市待命一周,项目管理层会尽力寻找继续下去的方法,如果一周之后仍然找不到共存的方法,兽疫局会把整个项目交给当地团队,国际项目无限期暂停。

  “轮到我了。”简南关掉埃文的邮件,语气挺平静, 甚至因为之前就已经猜到了贝托的计划, 还有点小得意。

  阿蛮拿着手机正在和人聊天, 听到这话随手从桌子上拿了一支笔丢到简南的后脑勺上。

  啪得一声。

  一点点痛。

  “我的意思是,贝托接下来应该会找我。”简南迅速改口,收起小得意的语气,把那句我可能要被碎尸了咽回到肚子里。

  “是找你了。”阿蛮这才抬起头, 举起手机,“暗网上、黑市上都开了盘口,赌你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死法。”

  很有牌面。

  一堆根本不知道简南是谁的人疯狂下注。

  上次这种盛况还是大家以为贝托日落西山就要被新人取而代之的时候。

  简南伸长了脖子想要偷看阿蛮的手机。

  “你想知道自己什么死法赔率最大?”阿蛮眯起了眼睛。

  简南缩回脖子,掏出了两颗糖,递给阿蛮一颗,自己很自觉的把剩下的一颗放到嘴里。

  包装很简单的糖,木糖醇,强力薄荷,可以清新口气。

  自从那天从阿蛮那里拿到了买糖权,简南提供的都是这种糖,寡淡无味。

  阿蛮十分嫌弃,嚼的时候用的都是后槽牙。

  “反正都是已经预料到的事情。”简南坐回到椅子上,“贝托这样,也只不过想要在气势上先赢过我们。”

  他是真的不怕。

  他知道阿蛮也不怕。

  她最近看起来轻松多了,她怕的一直都是无法预料,等贝托的每一步行动都被他们料的死死的之后,剩下来就是如何应对了。

  阿蛮擅长应对,她行动力很强。

  “贝托就是为了爽。”阿蛮纠正简南的文绉绉,“你不会连爽这个字都说不出口吧。”

  她又企图教他说脏话。

  “我以前试过,说脏话并不能让我的前额叶区有反应。”简南拒绝说脏话的理由非常简南。

  因为不能有反应,所以说了没意思。

  无趣!

  没办法带坏好孩子的阿蛮撇撇嘴,嚼着寡淡的糖,拿出手机继续聊天。

  她确实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看家本事,用保护要员的方法,把简南固定生活轨迹周围两公里内保护的滴水不漏,别说贝托,现在多一只蝙蝠飞进来,她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只是这种方法人工费真的太贵了,没办法持久。

  “如果埃文真的宣布血湖项目无限期暂停,你会回中国么?”阿蛮在计算人工费,这句话是随口问出来的,因为从小就在墨西哥,所以她随口说出的话是西班牙语。

  简南没有马上回答。

  马上有反应的那个人是收到项目暂停邮件之后一直一动不动的塞恩。

  塞恩最近情绪非常不好,和刚来时候话痨的样子不一样,他这几天在实验室里都是直接关闭发声器的状态,不管阿蛮和简南在说什么,他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阿蛮这一阵子经常把塞恩当成实验室里的固定摆件,他现在突然动了,阿蛮吓了一跳。

  “蛙壶菌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说不做就不做?”塞恩打开了发声器,“血湖的污染如果再暂停,造成的损伤就不可逆转了,这样的项目,怎么可能说暂停就暂停?”

  阿蛮怔住。

  没有得到阿蛮的回答,塞恩又转头看向简南。

  自从阿蛮问出那句话之后,简南就一直维持着看电脑屏幕的姿势,没有说话没有动。

  “你当初让我进组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我项目有可能会暂停。”塞恩看着简南,机器女声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往外蹦,“你没有告诉我你得罪了这里的地头蛇,你也没有告诉我他会阻止血湖项目。”

  简南提了,在那天下午和他聊血湖数据的时候,但是只解释了他为什么会请贴身保镖,只是告诉他这个项目当地村民可能会阻止的比较激烈。

  他说的是可能。

  但是现在却变成了事实。

  “……就算没有简南,贝托也不可能会让这个项目继续下去的。”简南还是没动,阿蛮皱着眉,塞恩这样的说法让她心里很不舒服,“简南只是帮你们转移了战火。”

  本来应该是整个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