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阿蛮觉得, 简南和她的默契有时候像是天生的。

  她收下了昨天晚上简南送给她的新婚礼物,把那张写着她亲生父母名字的a4纸重新叠成豆腐干, 塞进了行李箱里。

  这之后,他们两人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

  对她来说, 那是两个完全陌生的人,生了她,卖了她,在她无法选择的情况下决定了她的人生。

  她恨过他们, 每一次吃苦的时候,每一次看到别人家庭和睦的时候,做黑市保镖濒死之前, 都恨过他们。

  她也想过很多恶毒的报复方法,心情不好的时候, 这样的幻想曾经是她唯一的娱乐。

  但那是回中国之前,那是她拿回户籍之前,那也是她还没有嫁给简南之前。

  她现在拿着这两个陌生的名字,心里面想的唯一的一个问题就是,她居然不是云南人。

  除此之外, 毫无波澜。

  一觉睡醒, 睁着眼睛怎么都想不起来昨天那张纸上的名字。

  那张纸像是一个句号,在她新婚的晚上,帮她把前程往事画上句点,包括恨意和不甘。

  她翻了个身,伸出手指戳了戳简南的鼻子。

  简南在睡梦中皱眉, 鼻翼动了动。

  他长得真好看。

  新婚的阿蛮很满意,又戳了戳,这次换成两只手指。

  简南撑开了一只眼睛,唔了一声,伸手捂住阿蛮的眼睛。

  “干嘛?”这时候难道不应该接个吻么?

  “没洗脸,别盯着看,会有眼屎。”简南的声音,因为刚睡醒沙哑的性感。

  虽然说出来的话和性感没什么关系。

  “你也拿显微镜看过眼屎么?”阿蛮很快忘记了应该接个吻这项任务。

  “……没有。”简南把阿蛮搂进怀里,塞在脖子下面,这样她就不会盯着他了。

  很不自在。

  毕竟他能娶到阿蛮是因为他长得帅。

  “要起来么?”阿蛮毯子下面的脚开始闲不住。

  昨天晚上洞房花烛夜,他们两个各种意义上的吃的很饱,可是简南早上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好欺负,阿蛮就又开始使坏。

  “还早……”简南被她弄得终于顾不得形象,先吻了很久才提醒她,“普鲁斯鳄一会就来敲门了。”

  刚刚被挑起兴致的阿蛮停住动作,皱起眉头:“他就没有自己的私生活么?”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简南拍拍她的头,“我们以前没那么熟。”

  他变了一些,他们都变了一些,以前只是埋头觉得全世界就我最聪明的少年,都在现实的磨砺里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陆为找到的生活方式,就是贴着他们。

  他也不知道原因。

  大概就是单纯的变态。

  而且这个变态敲起门来一点都不手软,砰砰砰的,用不开门就能把隔壁几个专家都吵醒的架势。

  “你找个女朋友吧。”简南木着脸打开门。

  “或者我们领养你吧。”同样木着脸的阿蛮从简南的咯吱窝里钻出来,“叫声妈妈我让你今天晚上睡床下。”

  捧着热乎乎的早饭兴冲冲的想要分享自己昨天晚上游戏战绩的普鲁斯鳄:“……”

  靠!

  ***

  专项小组划给他们的那片椰枣园地图上看只有小小的一个圈,实际到了,才发现大到一望无际。

  椰枣树的外观有点像椰子树,只是比椰子树高,树冠地方的果实是红褐色的,密密麻麻的堆叠在树干上。

  外围能自由进出的都是附近自然屯村民种植的椰枣园,再往里面走一点,就会变得杂草丛生,密林里除了椰枣还有其他热带植物,丛林很茂密,杂草长到半人高,很多杂草边缘都有锯齿,人的皮肤接触到就会被划破一道口子。

  这样的地方,才是他们寻找果蝠的重要地点。

  根据塞恩提供的环境资料,中越边境这边的果蝠以棕果蝠居多,身长平均95到120毫米,穴居,靠回声分辨方位,因为体型小,通常会暂栖于树上,取得果实后会把果实搬运到其他地方食用。

  所以,会在沿路留下残果和果实种子。

  简南埋头在草丛里寻找散落的果实和动物粪便,阿蛮在血湖里和他合作惯了,早早的就跑到前方探路,两人看起来都很忙碌,唯有从来没有实际到过这种地方的普鲁斯鳄,左闪右闪的十分狼狈。

  “你可以先回去的。”中途休息,简南看着普鲁斯鳄龇牙咧嘴的拔掉了贴在皮肤上的倒刺,觉得他一个敲键盘的拼成这样其实不太科学。

  他明明已经接了这次做传染病模型的工作,找果蝠这件事,他根本不用跟着出来,他一个计算机专家也帮不了什么忙。

  “你以为我乐意啊。”他出门前没有简南那么细致,脸上没涂防晒,现在一张脸红的跟关公一样,“我想和塞恩合作一个环境系统。”

  “记录下各种经纬度的环境数值,生物数值,检测变化,推演生物的生存周期和迁徙路线。”普鲁斯鳄和简南一样,说到自己的专业的时候,总是特别专注,“不过这工程量太大了,我想先跟着你们去几个地方做试点。”

  “如果不行,就算了。”他耸耸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