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

  况今昔又看了一眼手表。

  “第八次了吧。”在一旁整理资料的助理甲悄悄地用手肘捅了捅助理乙。

  助理乙的年纪大一点, 推推眼镜,幅度很小的点点头。

  频繁看手表, 是况主任不耐烦的表现之一;拿出那箱重的可以随时砸死人的模型工具包,是况主任不耐烦的表现之二;还有她用黑色发簪盘起来的一丝不苟的头发, 是况主任不耐烦的表现之三。

  种种迹象都表明,况主任今天要等的那个人,她并不欢迎。

  屋外还是大雨倾盆,遗址挖掘工作因为暴雨的原因暂停, 心情本来就有些暴躁的况今昔正在用镊子把一块块只有几毫米大小的木质瓦片贴在十几厘米的模型上面,听到院子里车子的刹车声,摘下眼镜, 放下镊子。

  来了。

  陆老的小儿子,名义上是过来帮她做这次的遗址复原建模的, 实际上是陆老托人送过来改造加看守的。

  快三十岁的男人,被爸爸绑着骗着送到这里来。

  现实版变形记。

  原因是他一个敲代码写程序的死宅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居然连过年都不回家,陆老给他安排的研究院去年因为出勤率不足被辞退了,家里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打他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陆老这个小儿子是老来得子,听说小时候病过一阵子, 家里人宠的不得了。

  本来专业是计算机挺好的, 不用出远门不用离家太远,对于陆老这样这一代几个孩子都天涯海角的家庭来说,也算是一种慰藉。

  谁知道乖巧了二十几年,二十五岁之后就突然放飞了。

  这次陆家还是用陆老的健康做的借口,一回来立刻把他原样打包塞进车子里直接开到了她这里。

  “让他在你这里做一两年, 也总比他这几年无所事事四处闲晃的好。你这里交通不方便,没网络,给他翅膀他也飞不出去。而且好歹近,我们看得见。”陆老在电话里用托孤的语气,完全没意识到他口中这个三十岁的小儿子其实还比她还大两岁。

  “我这几年身体确实是差了不少,总不能真的到时候了,连个儿子都不在身边。”这句话是况今昔答应这件事的主要原因。

  陆老算是况今昔的恩人,认识那么久只求了她这么一件事,所以这忙她得帮。

  答应了之后,就给这个陆为打上了一把年纪四处晃荡不务正业的标签。

  建模这种事,他要是做不好她私下里帮他做了吧。

  况今昔打开门。

  门外,稳重的黑色轿车外面站了一只……鳄鱼。

  花里胡哨的衬衫,上面印着五颜六色的鳄鱼,裤子是暗绿色的,仔细看也有类似鳄鱼的花纹,一双人字拖,人字上面卡了两个鳄鱼头。

  这还不是最不正常的,最不正常的是这个人的脑袋,他脑袋上套了个五十厘米以上的鳄鱼头套。

  一双眼睛透过鳄鱼头套张开的血盆大口盯着她。

  闪电过后就是一声炸雷。

  在墓地里开棺都没有怵过的况今昔愣是被这颗暴雨里的褐色鳄鱼头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头上黑漆漆的发簪晃了晃,散下几缕头发。

  二

  陆为很气。

  他这次被逮回家是被他爸爸和简南合伙骗过去的——简南这个人居然宁可忍到去厕所狂吐,也要逼着他上飞机。

  虽然他这个电灯泡做了五年确实有点过分,但是,五年啊,难道不能处出一点点情谊么?!

  而且等他走了以后还直接切了网。

  连塞恩都被阿蛮拎着塞上飞机回墨西哥了。

  本来能凑齐一桌麻将的现在被他们俩弄得分崩离析,他们夫妻俩是打算在那个地方做野人夫妻么!

  五年来朝夕相处没脸没皮丧心病狂天天塞狗粮,难道还不能满足他们么?

  而且!

  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老头子把他连人带行李都塞上车,他以为老头子是打算把他送到研究院的,毕竟那地方已经给他发了三次缺勤警告,他已经拉黑了对方的邮箱。

  这样的抓捕对他来说不是第一次,熟门熟路的,反正到了地方他照样能跑。

  所以他安心的吃了一颗晕车药,戴上头套晕乎乎的睡到现在,一出车门,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哪?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从那个破屋子里走出来的人又是谁?

  穿着灰扑扑的工作服,盘着头,一脸班主任的样子。

  闪电打下来,她似乎受到了惊吓,往后退了一步。发簪蹭到门框,晃了晃,盘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散落了几缕。

  有点好看。

  陆为被惊雷炸出一句。

  于是他也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头上的鳄鱼头套上下抖了好几下。

  “陆……先生?”况今昔问得并不是十分确定。

  她听说他三十岁了呢。

  三十岁的……鳄鱼?

  陆为伸出手扶正自己的鳄鱼头,他摸到鳄鱼头就知道对面这人为什么会往后退一步了——他嫌弃车上睡觉脖子痛戴鳄鱼头是为了当颈枕用的,没想到下车忘记脱了。

  现在脱么?

  陆为内心开始翻涌。

  他在宁镇这五年很少剃头,每次剃头都是偷阿蛮的剃头刀一下子剃光,现在属于半长不短可以扎个小揪揪的状态。

  现在脱下鳄鱼头,他的头发会因为汗渍贴在头皮上,那样非常非常非常丑。

  可不脱下鳄鱼头,他现在站的这个小雨棚根本遮不住他突出来的鳄鱼嘴巴。

  他最最热爱的,普鲁斯鳄的嘴巴。

  于是他冲着况今昔比了个手势:“你能不能转过去?我需要把头脱下来。”

  很好!很镇定,很自然。

  陆为自我安慰。

  然后捂住鳄鱼嘴,看着那个女人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才转身,转身的时候头发又碰到了门框,发簪掉了下来,当着他的面,黑色的长发就这样倾泻而下。

  非常恶俗的洗头水广告的情节。

  陆为完全没料到这么恶俗的画面,居然让他暂时忘记捂住鳄鱼嘴,选择了捂住自己的眼。

  非礼勿视。

  他心里默念。

  要命了。

  这到底什么鬼地方?!

  三

  “这里……什么?”陆为知道他现在非常蠢,头发贴着头皮,穿着本来打算下飞机就把他家老头气活过来的恶搞装,手里抱着已经湿掉一半的鳄鱼头,张着嘴,鼻子上面还有一块脏东西。

  刚才进门的时候没看到门槛摔的。

  反正已经这样了,他决定放弃挽尊。

  “这里是鲁北地区大汶口文化的遗址发掘地。”况今昔在对方一系列非常规操作下反而镇定了,伸出了右手,“我是6号遗址坑的负责人况今昔。”

  “我……”陆为伸着手,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指哪里,“你……”

  遗址发掘地?!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个穿的灰扑扑的女人近看似乎比他还年轻,而且她头发不打算重新盘起来了么?

  这样有点好看啊……

  陆为咳嗽一声,拿出手机。

  “这里没信号。”况今昔觉得她这句话说出来太风凉了,风凉的她本来有点郁闷的心情都变得有些好。

  她平时不是那么爱捉弄人的脾气。

  一定是这人穿的太花哨了。

  “平时需要联系外面可以打办公室的座机。”况今昔指了指外面的小房子,“你可以睡在那里,和我两个助理挤一挤。”

  “需要建模用的电脑和相机我都准备好了,听陆老说,你计算机还算厉害?”况今昔用的疑问句。

  陆老在电话里说的不怎么详细,她对别人家的家事也没那么好奇。

  还在震惊自己一觉睡醒居然跑墓堆里的陆为还没完全消化完自己的情绪,对况今昔那句疑问句的反应只是一脸呆滞。

  况今昔:“……不会建模也没关系,你可以帮忙拍拍照。”

  反正她一开始也没指望他能做什么。

  他在这里的薪水也是陆老自己掏的腰包,工资不多,一个月给他一千五。

  陆为抱着鳄鱼头,满脸茫然。

  “网络呢?”他问得跟行尸走肉一样。

  “也没有。”况今昔继续摇头,“遗址里所有的资料都会存到硬盘里,每个月固定运出去。”

  “固定电话在哪?”陆为已经不觉得况今昔披着头发好看了。

  再好看也是古墓派……

  况今昔指了指自己办公桌上的绿色座机。

  “我总觉得他好眼熟……”助理甲又开始用手肘捅助理乙咬耳朵。

  “前两年去陆老家的时候见过吧。”助理乙惯常的泼冷水。

  “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