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南和阿蛮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李珍约见面的地方在市里某星级宾馆的顶楼套房, 约见面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阿蛮到的很准时。

  一个人,久违的一身黑, 黑色棉衣帽兜遮住了半张脸。

  “我儿子给我们留了多少时间?”李珍开门见山。

  都到了这份上,再装也没什么意思了。

  “一个小时。”阿蛮目不斜视, 径直坐到套房客厅的沙发上。

  简南就给她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之后她如果没回去, 他就报警。

  报警缘由是怀疑套房里有违禁销售的的动物疫苗。

  为了报警也为了自身安全,简南现在人就坐在市公安局的大厅里。

  他表达意思的方法很简单粗暴, 她不要分神为他担心, 但是她也不要让自己涉险太深。

  一个小时, 已经是简南的极限。

  李珍挑眉, 也跟着坐到了阿蛮的对面。

  她和那天在研究所门口见到的样子已经判若两人, 穿的更年轻,头发懒散的披着, 脸上没有化妆。

  看起来, 和简南更像了。

  “一个小时, 倒是比我想的还要慷慨。”李珍这句话听起来很真心, 笑着说的。

  下午天气不错, 落地窗外阳光明媚,阿蛮看着李珍, 内心平静。

  她们终究得见这一面。

  她知道,李珍也知道。

  “时间比我预想的久,所以, 应该能聊更多的东西。”李珍靠在沙发上,头发散在一边,“我们从头开始吧?”

  她像是在问她。

  阿蛮安静的坐着,没摇头也没点头。

  “手机、录音笔和窃听器都带了么?”李珍问。

  阿蛮拿过背包,掏出手机,当着李珍的面关了机。

  “其实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合作。”李珍又笑了。

  她本人似乎很爱笑,笑起来眼角会有很深的纹路。

  “毕竟只有一个小时。”阿蛮也笑笑。

  有很多穷凶极恶的人都喜欢笑,贝托也喜欢,好像笑了就能运筹帷幄,好像笑了,就能合理化自己做过的事。

  他们总是想要合理化自己做过的事。

  每一个坏人,总是有很多想要向人诉说的理由。

  挺神奇的。

  仿佛委屈的是他们这帮加害者,仿佛那些沉默的受害者,是活该。

  “我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李珍的开场白没有任何惊喜。

  “不是你想的那种比别人聪明,和别人格格不入的不一样。”李珍又笑了,“我知道你会觉得我说的都是辩解,但是反正我们有一个小时,听听又何妨。”

  阿蛮耸耸肩。

  “我喜欢安静,讨厌聒噪。”李珍看着阿蛮,“像你这样的,我就很喜欢。”

  安安静静的,眼神看不出情绪。

  她很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她对接下来要对她做的事,就多了一层期待。

  “把聒噪的东西变得安静,会让我有满足感。”李珍继续说,语速慢吞吞的。

  不是第一次见面伪装出来的优雅,而是单纯的闲聊的姿态。

  “刘卉很聒噪。”李珍提到了这个她用了半辈子的名字,“她很爱唱歌,五音不全,却偏偏喜欢在没有人的浴室唱。”

  “我住的保姆房就在浴室边上,她唱了整整两年,我就听了两年。”

  “听到后来,我学会了她唱的所有的歌,就觉得她应该安静了。”李珍叹了口气,“安静是一件很好的事,不说话了,就不会有纷争,不会影响情绪,不会让人猜到你心里的想法。”

  “我的初恋也是个很安静的人,可惜他让刘卉安静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话就突然多了。”

  “你信鬼上身么?”李珍突然问阿蛮。

  大白天的,阳光明媚,她问得鬼气森森。

  阿蛮没什么表情。

  “刘卉那个聒噪鬼上了我初恋男人的身,所以,他也死了。”

  “自杀,跑到山上面找了棵树把自己吊死了。”

  “你知道吊死么?脖子那一圈都会变黑紫色,死了以后,会特别安静,就算上了别人的身,也不会再吵到我了。”

  阿蛮没忍住,呵了一声。

  李珍低头,笑了。

  “二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听到这种故事连脸色都不变一下,也不是个正常人啊。”李珍脸上的笑容更盛,她和阿蛮对看的角度很诡异,她半低着头,所以阿蛮只能看到她一半的眼睛和眼白。

  “我很喜欢你。”她又说了一次。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肯定,语气更亢奋。

  “可惜,没有人会无知无觉。”李珍终于抬起了头,“人有很多话,听的时候认为是无稽之谈,但是其实,他们这里已经记住了。”

  李珍指了指脑子。

  “下次你再看到有人被吊死的时候,你就会想,这个人死了以后就算上了别人的身,也会很安静。”

  “这样的话听得多了,这里,就会坏掉。”

  李珍又指了指脑子。

  “阿南听了很多这样的话。”李珍终于说到了重点,“他刚刚学会单音词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孩子很聪明。”

  “他很会联想。”

  “一般的婴儿看到奶瓶只会想到吃,砸吧嘴或者开始哭,但是阿南看到奶瓶,会第一时间看柜子,因为柜子里面装着奶粉。”

  “所以,在普通婴儿还在听儿歌看图片记忆的时候,阿南已经会死法连连看了。”

  “把死者的照片局部放大,问他这是身体的哪一个部位,是什么伤害造成的。”李珍很开心的解释。

  “但是他太会联想,看多了这样的照片,有一天我发现他偷偷的拿着家里的碘酒擦在照片上。”李珍的声音冷了一点,“就只是因为前两天电视上放播了一个医疗剧,他大概看了两眼。”

  阿蛮敛下眉眼。

  所以,简南至今仍然无法改掉看到伤口就想清理的强迫症。

  “他这样的习惯甚至留到了今天。”果然,李珍下一句话就是这个。

  “母亲在孩子身上留下的印记是你无法想象的,深刻到骨髓里。”

  “我的一举一动,我的性格喜好,我让他记得的那些东西,都刻在了他的脑子里。阿南就是我雕塑出来的人,每一寸骨血都长成了我想要的样子。”

  阿蛮盯着李珍。

  一个学历只有小学的乡村保姆。

  她不是因为看上了魔都的光怪陆离,她也不是因为刘卉家里还算厚实的财产,她杀人、她逼疯儿子、她至始至终穷凶极恶极,原因都不是世人想的那样,为了利益或者有所图。

  她杀刘卉,只是因为刘卉爱在浴室里唱歌。

  她把简南逼成这样,只是为了创造出她想要看到的人,像对待没有生命的人|偶。

  她就是一个纯粹的疯子,不蠢不坏,只是极恶。

  “到最后连他喜欢上的人,也是我会喜欢的人。”李珍大概觉得这个发现很值得庆祝,两手交握,几近热切的看着阿蛮。

  脱掉了刘卉的皮,真实的李珍,看起来已经疯得病入膏肓。

  “给我倒一杯茶吧。”疯女人提出要求,“就当是我同意了你们的婚事。”

  阿蛮没动。

  “一杯茶而已。”李珍看着阿蛮,“你也不敢么。”

  阿蛮看了她一眼,站起身。

  套房里提供了袋泡茶叶,但是李珍把吧台上的袋泡茶叶都给换成了罐装的,小小罐的很精致,全都没有拆封。

  “黄色的那罐吧。”李珍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用手指了指。

  泡茶是阿蛮在切市经常做的事,可以化解剑拔弩张的气氛,可以当做武器。

  但是阿蛮倒是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阿南和阿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映漾并收藏阿南和阿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