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熊开竟看着沈冽的目光变得阴狠。https://

  沈冽不为所动,抬眸看他。

  若是可以,熊开竟真的很想一刀宰了他,哪怕今日是季夏和说这话,他都敢杀,反正季家人没有一个在这里,不,应该是即便有季家的人在这里,那又如何,就季家如今落魄的模样,谁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可是,沈冽的身手他领教过,这个年轻人,完全有底气与自己叫板。

  不想再在这里废话,熊开竟厌弃的收回目光,掉头离开。

  沈冽看着他的身影,余光望到四周那些休息的士兵们都在看着他,他没有理会,别开头望向夜色浓郁的雨夜。

  天下分崩离析不过数年,原属于李乾的天下百姓彼此之间根本还没有间隙疏离,或者敌对之感,沈冽也如是,哪怕如今所经过的大地已属于所谓的大平朝天定帝宋致易的领土。

  他今天之所以保下费简明,因为他不久前才来过临宁,几日悠闲时光里,听过不少费简明之事。

  费驿丞在临宁一带声望颇高,临宁募兵制的宽松,至少一半与他的斡旋的有关。

  还有阿梨在桃溪村的数月悠闲时光,与费驿丞也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以及,沈冽心中始终有抹遗憾,若是当年他让杜轩和戴豫带人离开京城,他同那些暗人一并留下,也许他可以保护好朱岘,不让他惨死于街头,不让她伤心成那样。

  这天下应该要有正道,为民尽心者,绝不该有此横祸。

  至少在他面前,绝对不允许发生。

  而今日熊开竟与马头驿街头肆意屠杀一事,沈冽亦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便这样过去。

  纵容行恶者,也是为恶。

  ·

  夏昭衣和支离一直在赶路。

  大雨对行路造成不少阻碍,但也让路上几道关口的审查宽松许多。

  他们没有绕远山而行,抄最近的路直接上官道,路上只短暂休息,便继续赶路。

  两日后,他们到了松州与熊池和临宁西南部接壤的三角地区,大雨将荒野变作水泽,夏昭衣坐在茶馆窗旁,望着远处放晴后的天幕,层层舒卷的白云,给广袤大地留下明一块,暗一块的斑驳。

  茶馆里面的人正在讨论发生在临宁马头驿的事,尚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只道非常凶残,有人在怀疑真实性,有人在猜测会是什么人,更多人是在担心眼下安危。

  夏昭衣慢饮茶盏,视线里面出现一队兵马,只有五人左右,速度奇快,往这边茶馆而来。

  一听闻有兵马过来,茶馆里的茶客大半数匆匆付了茶钱,起身离开。

  待那些兵马到门前下马进屋时,偌大厅堂就只剩六七个茶客了。

  天空虽放晴,大地仍潮湿,茶馆地面上深深浅浅,许多水渍,带着泥土,颇为肮脏。

  几个士兵进来问话,看模样略显老道,都不是新兵。

  伙计上去恭敬迎接,有问必答。

  夏昭衣坐在窗旁听来,他们大约是侦察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娇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糖水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糖水菠萝并收藏娇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