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娆召唤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把血十三送走不过数月时间,冰封雪域的人们还没来得及享受恶魔离开后的种种悠闲快乐,便陷入了新一轮的危机。

  “靠!是谁,是谁趁老子睡觉,在老子脸上画乌龟?”邪火子清晨,脸上顶着个王八怒气冲冲地冲出房门。

  “我的药!谁偷了我好不容易炼的回生丹!一枚增寿一个甲子,整整一瓶子回生丹啊啊啊!”百里尘面对着空空的药架子,眼角皱纹都哭了出来。

  “咦,那不是纳多多大大么?怎么被人捆成棕子,倒吊在后山雪松下?”马屁绿魂指着鼻涕拖得老长,已经冻成棒子的纳多多,看他随狂风席卷,一下又一下敲击在树干上,发出清脆的梆梆声响。

  “龙雪儿,你给我滚出来!”

  无数人的房间内同时响起内容惊人一致的咆哮声!

  “比血十三还无耻,这是新的雪十三,十三妹啊!”不知道谁呢喃了一句,从此十三妹的名号便响彻初元大地。

  “妖娆!龙觉!你们俩躲到哪里去了,也不管管你们生的这只妖孽!”

  麒麟王头发都没来得及梳理,便一头撞入冰封塔的议政大厅,平日里不在房中,妖娆与龙觉二人一定早早坐在议政厅内处理文书。

  可是披头散发的麒麟王撞开厅门后看到的一切让他惊呆了!

  那枯骨王座上寻不见龙觉,妖娆的身影,只有一个红头发的小奶泡被龙筋长鞭紧紧地绑在王座之上。

  龙羿倒拿着一份文件,煞有其事用朱笔在上面圈圈点点。

  “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麒麟王指着龙羿吐血了。

  “爹爹阿娘哭喊着受不了妹妹,叮嘱我早早当家,不看完这些文书,不得离开大堂。”

  龙羿皱了一下眉头,完全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沧桑感浮现在他稚嫩的脸上。

  咕咚!

  麒麟王倒地不起。原来妖娆和龙觉早已经丢下这个烂摊子,自己潇洒快活去了!

  “无忧!无忧!洗尿布!”

  雪龙河畔,一个玉雕粉琢的漂亮娃娃攀着姬无忧的长发,三下两下便爬上了他的背脊,极是悠闲地趴在肩头上,一脸笑意地嚼着药豆豆。

  “好好好,洗尿布。”

  姬无忧挽起袖子,径直蹲下,在雪龙河冰冷的水中贤惠地浣洗起来,丝毫不排斥十三妹将口水蹭了自己一脸。

  “无忧最好了。”小身子渐渐绵软,而后竟然在姬无忧肩头沉沉睡去,忙了她大半夜,真是辛苦。

  与此同时妖娆与龙觉早已经逃入新海沟内……

  “大人饶命!”

  一个红鳞的魔族男子哭丧着脸,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自打魔帝大人发明了魔炎烧鸡这等美味的食材之后,魔域肉鸡的单价就水涨船高,从平民家消失,成为王公贵族们显示他们富贵家风的一道宫廷菜肴。

  当魔域的最后一只鸡被魔王们消灭之后,魔商们便把主意打到了人族大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居住在新海沟两侧的平民们发现了几处可以暗通款曲的海沟隧道。

  魔战这么多年过去,没有了灵气的争夺,没有了沙耶那的扇风点火,过惯安逸日子的黎民百姓们通通不再心怀愤恨。

  借暗道去另一世界挑起战火的人不多,反而是些奇货商人,喜欢偷渡于海沟两侧,贩卖些人族便宜,魔族罕有,或者魔族厌弃却对人族有益的东西。

  这不,被妖娆和龙觉遇上的,正是一位刚从人族小村里收购了千余只小鸡的魔商。

  “咯咯咯咯咯咯!”

  小鸡扑棱的声音在跪地魔族身后此起彼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偷渡客。

  “妖妖,看来两地已经开始频繁走动。”龙觉脸蒙黑布,靠近同样武装得凶神恶煞般的妖娆。

  说是说不负责任逃离冰封塔,其实妖娆与龙觉二人只不过是到各地巡视,亲自了解两个世界这千余年发生的变化。

  “帝岚那里也传来消息,魔族因物资不再贫瘠,民风也一改之前穷兵黩武的特点。看来除了神魔大战这种让两地高手对战交流的盛会,我们可以陆续开放其它接触途径了。”

  妖娆轻轻点头。

  “若有一日新海沟能完全撤除,我们的使命才算真正完成。”

  血十三的离开给了妖娆极大触动,有朝一日她与龙觉必定也会踏上寰宇遨游的路。

  “咦,这是?”

  就在眼前红鳞魔商拼命磕头之际,龙觉突然从他身后的一干魔族家眷随从中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影。

  “抬起头来。”

  走到那人面前,龙觉压低嗓子说道,龙威即使收敛九成,也立即引来滚雷阵阵。

  女子缓缓抬起头来,因为害怕,苍白的双颊上登时滚落一串泪花。

  “人族女子。”看到女子秀气的脸颊,龙觉顿时皱起了眉头。

  人口拐卖?奴隶交易?

  他回头看向那红鳞魔商的目光已有了冰冷之意!偷偷来回于人族与魔族大陆贩卖小鸡他可以不管,但若是这魔商背地里做出了伤害人族百姓的事情,那他可以死在这里了!

  但就在龙觉目光变得幽暗之际,那一直唯唯诺诺向妖娆磕头的红鳞魔族却突然大吼一声,疯狂地向龙觉脚下扑来。

  “你们这些无耻的强盗,抢我货物金铢也就罢了,干什么调戏我家娘子?要是你敢动她一根汗毛,老……老子跟你拼命!”

  胖乎乎的红鳞魔族因为激动而双颊有火在烧,身子拦在人族女子之前微微发抖,虽然害怕,但恐惧并没有抵消他爱自己妻子的心情。

  “麻麻!麻麻!”

  几个肉乎乎的小娃也从鸡笼子后面滚了出来,开始还一脸白净,不过随着他们撞撞跌跌奔来的哭喊,一枚枚红色的小角便从额头生出,手臂脖颈开始有鳞甲乍现。

  一窝混血小人魔愤怒地朝龙觉吐口水,坐在女子身旁嗷嗷大哭。

  “大人,民女与夫君情深意切,你若对民女动手动脚,民女这就咬舌自尽。”那被龙觉发现的人族女子更是一脸贞烈,紧紧地抱着魔族老公的腰。

  女的清秀,男的丑陋,却是情深意重。

  “这个……”龙觉顿时挤出一脸个汗,怎么都没想明白自己这一本正经炯炯有神的龙目什么时候让人解读出色狼的表情了?

  他不是担心人族女子被魔族欺负么?没想到捅出这么个乌龙。

  “啊……啊哈哈哈哈!”

  妖娆站在一旁笑得抽筋,看来种族融合的进程比她想象的还好,连魔族商贩都开始与人族平民通婚。

  “放心放心,我家压寨夫君只对本女王色眯眯,今儿本大王心情好,你们带着偷渡鸡通通滚吧,不要再出现于本大王眼底!”

  妖娆双手叉腰,匪气十足!

  “这就放我们走?”原本做好了血战准备的红鳞魔商一脸不可置信地问道。

  “快走快走,难不成还要我送你们吗?”妖娆不耐烦地挥着手,示意魔商迅速离开。

  “多谢大王不杀之恩!”红鳞魔商感激涕零,因为放松下来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赶快招呼着人马大队起程回家,做完这一票,他大半年都不敢再出门了!

  不过于启程的前一刻,也不知是害怕两位“匪徒”再跟上来还是感谢妖娆的不杀之恩,这精明的生意人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小盒子,恭恭敬敬地送到妖娆面前。

  “小人这次收购肉鸡,在小村里发现了这件古物,因为觉得有些意思便花钱一并买入,现下见到女大王,立即觉得此物与女大王有缘,还望女大王不要嫌弃。”

  跟在红鳞魔族身后的人族女子还有一票红角小奶泡都笑眯眯地看着妖娆。

  本想拒绝,想来一个小村里的古物也不会多值钱,妖娆便摊开掌心将魔商呈上来的盒子接了下来。

  直到商队在远方化为一个黑色的小点儿,妖娆才仔细端详起手里的东西。

  木盒上雕刻着什么字迹,因为年代久远而不可辨认,打开盒子,丝锦内静置的是一枚色泽暗淡的玉蝶。

  拥有一件玉饰,是平民女子奢望的珠宝,可是对于妖娆龙觉这种看惯了斗大明珠的天下至尊,自然不足为奇。

  龙觉连看的兴趣都没有,只是手里举个镜子气乎乎地自照:“本少风流倜傥,眼神哪里像流氓了?哪里像流氓了?”

  妖娆用手指轻轻划过玉蝶,突然感觉到了种不可名状的异样!

  “龙龙!这玉配有古怪。”

  妖娆失声大叫,她自涅槃巅峰多年,世上除了血十三的永生之威令她忌惮,除此之外,整个初元世界绝不存在第二个能引起她血脉震动的东西。

  这寻常魔商从人族小村里收购的古物,为什么会带着这种类似永生的气息?

  “哪里哪里?”龙觉一听自家娘子发话,立即丢了手里镜子蹭了过来。

  二人同时用手指摩挲玉蝶凹凸不平的表面,龙觉刚想发表言论,暗淡的玉石内突然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强光!

  只听“嘭”地一声,站在原地的两人同时失去了踪影,只剩下一枚小木盒从空气中落下,摔在地面瞬间腐烂成尘。

  难以形容的巨大疲惫之意冲上妖娆心头,仿佛沉睡了万年,又或者是失神一瞬间,冷冽的狂风便再一次吹开了她的眼。

  “玉蝶,你走慢了,让师兄拉你一把。”

  一双骨结分明的手伸到妖娆面前,不由分说想要揽住她的纤腰。

  妖娆眯着眼,看到的是一个皮肤白皙,双眼过分阴柔狭长的年青人。此人身着极为华丽的羽披,高高玉冠带在头顶,倒显得有几分英俊。

  “滚!”

  下意识地抽身,妖娆眉梢带怒。

  “玉蝶,放肆!”就在妖娆避开年轻男子手指的同时,一阵嗔怒的呵斥声突然响起。

  妖娆这才发现自己混杂在一大队人中,向自己大步踏来的是一位蟒袍中年人。其身上张息的威压,简直让她窒息!

  “玉蝶,你是我阴宗圣女,宗门将你许配给阳宗少宗高明烛是你的福气,休要再三推脱,这一次完成‘聚光’任务,你就回去与高少宗成亲。”

  丢下这句话,蟒袍的中年人又匆匆返回队伍首端,一脸微笑地讨好队首一位身着羽织的老者。

  老者回头对妖娆桀桀一笑,阴冷的眉目与被称为高明烛的男子竟有三分相似。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妖娆被劈头盖脸骂得一阵眩晕,自己刚才不是跟龙觉在海沟暗道内同时触摸一枚古玉,为何现在自己去在这陌生的人群里,被人称之为“玉蝶”?还莫名其妙被逼嫁人?

  低头一看,自己水蓝衣裙,轻纱层层,腰带上坠着各色绣球珠宝,奢华无比,哪里还是黑衣黑裤打家劫舍的匪徒装束?

  “我一定是中幻境了!不知龙龙身在何处?”

  心中有些焦急,妖娆努力想让自己摆脱梦魇,可是出人意料的是,身与魂都被死死锁在了这片根本不属于现实的场景之内。“玉蝶莫怕,玉印长老只是有些心急而已,你我相识日子尚短,等时间长了,自然不会这般生疏。”

  高少宗显然极有耐心,薄唇勾起,兴致盎然地打量着妖娆,那目光与彬彬有礼的言辞完全不同,带着恶兽捕食猎物的欣喜。

  发觉对方隐藏不深的意图,妖娆更加厌恶,可是高明烛的声音还如蚊蝇一样萦绕在她耳际久久不散。

  “你是分神初期修士,我乃分神中级,你我双修自然好处多多,说不定可同时成为像我爷爷那般绝世的洞虚强者。”高明烛的目光投向领队羽织老者时,阴柔散去,神情充满敬意。

  身边的苍蝇虽然讨厌,可是高明烛的话却提醒了妖娆。

  “分神?洞虚?这些是什么幻阶的分类?”

  内视自己的修为,妖娆顿时心脏停跳,大吃一惊!

  “永生!我什么时候突破瓶颈?达到了永生意境?”浑身流动着精纯的灵气,已完全不是涅槃时被缚于一域的感觉。“难道这讨厌的男人所说分神期,就是指永生?那洞虚呢?”

  向前张望,妖娆发现高明烛嘴里羽织老者的修为她看不透,甚至带着让她喘不过气的威压,这是不是说明洞虚期比永生意境又高出一筹?

  这下妖娆是真的心乱了,她举目四望,这才从人群罅隙中看清自己身处的环境。

  寰宇!

  幽暗而广袤的空间内密布着大大小小的星辰,数千人正站在一张阴阳鱼样子的铁盘上急速星海穿梭。

  控制阴阳鱼铁盘的便是那之前呵斥自己的中年人与羽织老者,可能分别为他们口里阴宗和阳宗的重要人物。

  眼前的一切清晰无比,高明烛脸上的细小汗毛在妖娆眼底根根可见,分明不是什么幻境,而是真实!

  密密层层的冷汗从妖娆额头渗出,虽然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陌生的世界化做那名为“玉蝶”的阴宗圣女,但她明白,这绝对不是幻境那么简单!

  虽然莫名有了永生境的实力,但显然在这群人中永生境根本不是无敌存在,完全找不到这移魂换体之术的破解之法,妖娆内心陡然有了压力。

  “龙龙?龙龙一定也到了这里,都是那古怪玉配惹的祸事。”

  “完全不知道到底被卷入什么事件,人生地不熟,我姑且留下看看情况。”

  心里很快有了决断,妖娆便冷冷盯着前方,不去理会那高明烛唧唧歪歪在耳边吹风。

  八成真正的玉蝶在高明烛身旁时也是这冰冷的模样,所以聒噪了半天之后他道还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只是看向妖娆时目光中已经有了恼意。

  若不是看在她是阴宗圣女的面子上,他现在就办了她!

  妖娆的神识缓缓覆盖整片阴阳铁盘,很快从众人的对话间梳理出一个让她震惊无比的结论。

  “我来到的并不是异世界,而是初元……远古初元。”

  “此乃史书上从来没有记载过的初元远古纪年,难怪幻力定阶完全不同。”

  “不过居然有这么多涅槃和永生境的强者,看来远古之繁华远远超过后人想象!”

  “与这些初元古人相比,沙耶那都是个渣渣!”

  “阴阳二宗是当时初元大地上比较强盛的宗门之一,原本就是一脉,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分裂成两宗,现在又因为‘玉蝶’和高明烛的联姻有了合并的趋势,他们现在一同飞向寰宇,是为了进行一项名为‘聚光’的宗门任务。”

  妖娆心里一项一项罗列着自己已经探知的消息,可是她却并没有在铁盘上找到跟龙觉气息相近的人物。

  “或许龙觉并没有融魂入阴阳宗弟子体内,我还是先搞清楚这‘聚光’任务到底是什么吧。”

  不知道为什么,多次从窃窃私语的两宗门徒口中听闻“聚光”二字,妖娆就没有来由地一阵心脏狂跳。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好像这件事还真跟我有点关系。”

  就在妖娆暗自猜度之际,阴阳鱼铁盘子突然停了下来,耸立在妖娆眼前的,是十八根无比巨大的光柱!

  那十八根光柱以星空为基石,有规律地林立于一枚银光星球四周,从其上流动的能量回路来看,这是一个强力聚灵大阵的雏形。

  每一根光柱,都足有万刃之高,悬浮于寰宇之中,看上去那么宏伟壮丽。而被光柱禁锢的银光星球,散发出绝对精纯的圣光之息!

  “这种东西……我好像见过。”妖娆皱着眉头,感觉记忆里有什么东西正蠢蠢欲动。

  “把这枚完全由光元素组成的星球炼化为幻器,我们就可以赶在冥宗之前得到一枚世界之珠。”

  蟒袍中年人的声音悠悠传入妖娆耳畔,如惊雷一样在她脑海里爆炸开来!

  “凝世为珠,这是光灵珠的炼化过程!”

  妖娆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些从阴阳鱼铁盘上跃下的阴宗与阳宗长老弟子,纷纷有次序地飞向十八根光柱,以秘法将自己的意念与聚灵大阵相连。看得出来,众人一旦完成阵法的最后连接,只要有人一声令下,十八根巨大光柱就会立即把银光星辰炼化妖娆记忆里光灵珠的模样。

  曾经在纳多多的记忆中亲眼见过魔族世界的毁灭,妖娆没想到自己现在又以这样的方式看到光灵珠产生的过程。看来她与六枚灵珠之间的缘分还真是剪都剪不断。

  “玉蝶,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与高少宗一起去完成第三阵眼的神纹?!”

  锦袍中年人皱着眉头看向妖娆,实在对他这阴宗圣女很是失望。

  “走吧师妹,每一枚光柱都需要像我们这样分神期的强者加持幻力,毕竟炼化星辰这等顶级锻造术需要消耗的灵气也不是一般的大。”

  “其它光柱都由阴阳二宗大长老们加持,只有第三光柱分配给你我以及一些资质不错的核心弟子镇守,这是宗门特意赏赐给我们的功劳,莫要辜负长辈们的好意。”

  高明烛一边说一边向通体发亮的光柱御空而去,妖娆犹豫了一下也踏足而起,留足距离跟在高明烛身后。

  “我被强拉硬扯地拽入这场远古之梦,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光灵珠是已经存在了的幻器,所以在这远古梦境里,无论我做何努力,都不可能逆转或者阻止阴阳二宗对银光星辰的炼化。”

  “那我来这……是做什么的?”

  不断琢磨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妖娆已随高明烛站在了一根高高的光柱上。

  神圣而难以言述的一种气势从妖娆脚底涌现,无论这些远古初元强者是在创造一件逆世幻器还是在做一件愚蠢透顶的傻事,毫无疑问,这等灭世而制器的心意浸透着敢与天道抗衡的勇敢!

  初元人族的强盛与野心,从未有任何时期超越此刻!

  “师妹,你不知我阳宗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越阴宗太多,我爷爷十年前成功迈入洞虚境,成为初元十大高手之一,而且他老人家历来最疼爱我……”

  在高明烛叨念着自己显赫的家世之际,妖娆却出人意料地一跃而下,跳离光柱,一头栽入银光星辰朦胧的大气圈中。

  “我……我我我,我勒了个去的!”

  高明烛睚眦欲裂地看到妖娆未张开任何灵力,就任由空间风暴切割她纤柔的身体,这等相当于自杀的举动简直不足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剧痛感蔓延妖娆身体,只收敛灵气一瞬间,她便散出了灵气包裹自己自由下坠的身体。

  “果然生命力在消散,看来这玉蝶要是死了,我也会死。”

  “可是我站在那光柱上,却感觉到龙觉的气息从脚下传出,难不成龙觉的魂魄没有转移到初元,却直接落在了银光星球里?”

  皱着眉头,妖娆落入一片灿烂光晕不见踪影。

  “该死的!该死的玉蝶!现在搞什么意外?!”

  眼见妖娆的背影迅速消失于光雾之下,高明烛急得跳脚。

  “不行,那女人我一定要娶回家去,吸了她一身分神期的阴灵气,我才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成为分神圆满修士,不能让爷爷失望,我是高家当仁不让的继承人!”

  狠狠地挥了一下拳头,高明烛拉过一个高家长老耳语几句,便跟着妖娆跳下光柱。

  展现在妖娆面前的是一个奇异的世界,与初元完全不同,这银光星球的所有物质都由光来组成,天地万物散发出一股平和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妖娆召唤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一级BOSS:你结婚,我劫婚只为原作者翦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翦羽并收藏妖娆召唤师最新章节